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最强大的独裁和最微弱的反抗

34 阅 - - 社会 - 来源:舞者博客
字体: . .

中共独裁政权,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独裁政府,这一点毋庸置疑。它今日会变得如此可怕,笼统来讲有三方面主要因素:1、手握最强大的暴力机器和最重要的国家资源,两者都集中在今日中共权贵(所谓赵家人)手中;2、统治着世界上最具“奴性”的人民,这当中有太多的历史、文化、现实因素;3、和世界上诸多国家,尤其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利益团体相勾结,多年来,中共的独裁暴政得到了不少民主国家不顾底线的支持,这比当年面对法西斯的“绥靖政策”更加可怕和可恶。

作为一个庞大的独裁政权,中共面对的反抗力量是非常羸弱的,尤其在国内的反抗力量,他们几乎是有史以来最弱小、最无助、最边缘的群体,这有悖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美好教条,然而,这是残酷的事实。也许是压迫到了极致,就再没有反抗了,也许是因为中共现在奉行的是相对以往而言更“温柔隐秘”的专制,相对不那么血腥的暴政。不管怎样,专制就是专制,公权力剥夺一个人的公民权力,和剥夺所有公民的权力在本质上没有区别,专制永远不会发生质的变化,那就是扼杀人的灵魂,限制人的自由,剥夺大部分人与生俱来的权力,满足少部分人的私欲。所以能够清醒地面对中共专制强权的人,他只有两个选择—-有和没有,而不是“多和少”或“强和弱”,从来没有“温和的专制”一说。

中国现在的底层民众基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和意识,他们无数次面对自己的财产资源被公然劫夺霸占,偶尔出现群体性反抗,也轻易就被“维稳”了。维权律师现在连自己的权益都无法维护了,还能够替谁维权?“死磕派”还真“死”了不少。异议人士声音更是鲜有人听到(就像我在这里写的这篇文章,国内也没多少人能够看到)。开明媒体几乎已经不存在了,也没有空间在国内存在,都成了党的喉舌和“喉舌的喉舌”。诗人、作家、学者又在干什么呢?这本来是中国自古以来最有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群体,然而“士大夫精神”早已不在,更多的也不过是忙着追逐自己的名利。体制内的知识分之就不说了,基本就是利益团体的一部分,这扭曲的扼杀人性的体制恰好是他们获取利益的保障。体制外的大多数也选择了犬儒沉默。事实上只要生活在中国,这个体制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或诱惑,没多少人可以完全在体制外。今日中国,依旧被一群病态的权利狂把控着,他们不断向世人展示着赤裸裸的无耻和肮脏,给一切高贵的灵魂呈现一个金碧辉煌的绝境,让每一个反抗者都走投无路。

这这样的现实之下,每一个反抗者都必定是孤独的,他们很难找到“战友”,从数量来看,他们必然是少数中的少数。我个人是很悲观的,但是面对中共邪恶的本质,哪怕是最深处的绝境,都好过跨上与恶魔共同疯狂的舞台,任何事情都好过和中共妥协!所以中共极其邪恶的体制越可怕,我相信反抗的力量会越坚定。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但我相信,真的勇士,真的追逐和重视自由的人,一定不会和中共苟合,始终反抗是唯一的选择。再孤独也不妥协,再绝望也不失去希望,再弱小也要坚强地存在。哪怕最终不会胜利,那也是值得敬畏的生命状态,那就是最美好的灵魂。虽然反抗的力量很弱小,但是每一个反抗者都是高贵的,这不是一种道德的自我满足,这是人性的自我回归。我相信,在以后,会有更多已经发现真相的有良知的人站起来反抗邪恶的中国共产党,反抗泯灭人性的专制制度,反抗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独裁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