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10G裸条不雅照泄露调查:女生压力大 离家出走(组图)

198 阅 - - 未分类 - 来源:澎湃新闻/前街一号
字体: . .
大二女生之所以离家出走,一方面是因为借了50多家校园贷平台,累计需要还款50万元,给家庭造成了巨大压力,另一方面,自己抵押的裸照被出借人在网络上肆意传播,内心不堪重荷。







涉事者借条




大学生“裸条”照片从涉及网络借贷的QQ群陆续流出已经不是新鲜事。然而近日,有人将10G的“裸条”照片及视频打包并在百度网盘发布,167位女大学生的个人信息、亲友联系方式以及私密照片遭到泄露。澎湃新闻联系到的一位当事人的父亲表示,早前女儿已经不堪裸照散布压力,离家出走超过10天。

“把整个家庭都毁了”

“她走之前留下一张纸条,说对不起父母亲,我现在到外面去了,这个网络力量太大了,”吴泓(化名)说。

吴泓的女儿吴菲菲(化名)今年刚升入大二,于11月16日离家出走,目前他们已经联络了合肥当地的派出所,但至今杳无音信。

吴菲菲之所以离家出走,一方面是因为借了50多家校园贷平台,累计需要还款50万元,给家庭造成了巨大压力,另一方面,自己抵押的裸照被出借人在网络上肆意传播,内心不堪重荷。本次泄露出来的10G裸照中,也有她的身影。

吴菲菲刚进入大一就学会了利用校园贷借款。当时父母给她的生活费在一个月2000元左右,但是她很快就发现不够用了,KTV、买衣服、学生会聚餐的费用远远超支。这时,有同学向她推荐了校园贷,但是起初她胆子比较小,也就敢借两三千。

今年8月,事情越来越不可控。短短三个月后,也就是11月,由于借入的都是每周利息超过30%的高利贷,利滚利之后,欠款已经达到了50万元。

“其实她真正借到手头花掉的钱不过三四万,但是为了还上一个校园贷平台,她就要问下一个平台借,拆东墙补西墙。这些平台每周30%地‘吸’她,更何况有50家平台,”吴泓透露。

对于女儿的出走,吴泓表现出的是“恨铁不成钢”。早在11月初,知道真相的吴泓带着女儿去合肥公安部门报案,警察也正在调查。但女儿突然不辞而别,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派出所还没有给我们任何信息的话,起码她是安全的,到一定时候肯定会找到的。”

当记者询问需不需要媒体帮助刊登寻人启事时,吴泓表现得很纠结,“她本来就是因为很多人看到照片而感到压力大,我只希望事情平息了,她自己会回来。目前,我就等等派出所吧。”

吴泓数次在采访中提到女儿伤了他的心,“她说他们班很多这种现象,我相信别的学校也还有。这个事情很严重,国家应该重视。把青年人自己一个毁了,把整个家庭也毁了。”

这些裸条借款究竟有没有法律效力,又可不可以撤销呢?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新宇律师表示,法律上有规定,如果是重大误解或者是订立合同的时候显失公平的合同,以及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签订的合同是可以被撤销的。但是一般案件中借款人主动提供裸照,在这过程中,没有人胁迫,也没有其他可撤销的情形,而且这些大学生已经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拿裸照来贷款也基本出自本身真实的意思。此外,这种在互联网环境下所发生的借贷行为,很难认定存在另一方胁迫拍摄裸照、签订借贷合同的情形,所以这种借款合同被撤销的几率也不是很高。但是,吴菲菲的案子是个特殊情况,私下签订合同的年化利率已经远远超过24%,超过24%部分的利息很难得到法院支持。

与吴泓的家庭相似,另外一位女大学生周小纯(化名)的父亲也每天不堪催收电话的骚扰。

“催一次交几千,催一次交几千,”周荣(化名)表示,目前已经替女儿断断续续在至少20个校园贷平台上还了七八万元,但是隔三差五还是会接到催收电话,不过这已经好过此前三四家平台每天给他打电话的情况了。

与吴菲菲不同,周小纯之所以陷入债务危机,是因为今年7月骑摩托车不小心撞人。“撞了人之后被这个人敲了竹杠,赔了一万多块,其中几千块是跟同学借的,兜不住了就听了别人的话去网上贷款。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周荣后悔平日对女儿管教太过严厉,“她就是不敢告诉我们撞了人,才去借钱的。一直到借新还旧,实在还不上钱才告诉我。现在我们都不知道这窟窿究竟有多大,她也糊里糊涂,我们就等着人家打电话催钱。”

“她是男是女?”

“裸条贷款”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家庭,也影响着与贷款毫无关系的人们。

“很多人打电话骚扰我,各个地方的,”王丹(化名)也在本次泄露名单之中,她的身份是一位打裸条的女生的室友。

王丹已经连续三四个月每天都会接到催收电话,但是她根本与借钱的室友不熟悉——这位室友很少住在宿舍,也不知怎的就在借条的亲友一栏填了自己的信息,而现在,这位打裸条的同学已经“消失”了三个多月,学校方面曾经尝试联系,被告知在家躲债。

而被这位室友“坑到”的不只是王丹一个人,周围好几位同学都经常接到莫名的催债电话,“我根本联系不上她,怎么催债?我一个学生,也不能做什么,就总被骚扰。”

王丹所说的联络不上是有原因的。澎湃新闻从本次泄露的10G信息中,找到了30位涉事女大学生的电话,但是没有一个电话能够拨通,全部显示停机或者关机。大部分学生的亲友电话也拨不通,特别是父母电话,大部分显示空号。这其中,不少都是因为欠了巨额校园贷被催债,又无法清偿。

更冤的是被打借条的学生误留电话号码的手机用户。当澎湃新闻根据泄露信息,拨打显示为某位同学母亲的电话时,接电话的是一个广东口音的男子。当记者询问认不认识这位同学时,该男子不耐烦道:“她到底是男的是女的?”

该男子表示,近期已经遭到很多催债电话骚扰,张嘴就提这位同学的名字,但是他身在广东,根本不认识这位同学:“所以我才问你她究竟是男是女,她住在哪里我完全不知道啊”。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泄露信息中标记为某大学生母亲的电话的用户。当听到记者表示女儿是否在网络上借钱时,她嗤笑道:“我女儿才2岁,你问我她有没有在网上借钱,骗子!”显然,这位女士的号码也被盗用,还在通话中把记者当做了实施电信诈骗的不法分子。

散布裸照构成犯罪

澎湃新闻发现,不少大学生之所以负债累累,是因为在多个平台上重复借款,并且借旧换新,但是很多平台的放贷人士在平台之外向其收取高额利息,最终导致利滚利,让家庭和身边亲友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

在这次网络流出的不雅视频中,不少文件夹都标记为“借贷宝”,这是因为这家也是在校园贷中比较流行的平台。12月1日凌晨,借贷宝在12月1日凌晨通过“借贷宝官微”发布《关于网传借贷宝不雅照泄漏的公告》,称借贷宝不提供发送照片功能,此次流出的照片是6月曝出的“裸条”被人打包后的结果。

借贷宝方面声明借贷宝方面声明称,借贷宝是合法合规的网络直接借贷平台,平台上从未产生、储存过任何“裸条”照片。此类不雅照系少数用户与第三方不正规借贷公司或放贷人私下交易而产生。部分用户因急于借钱,绕过平台规则的限制和监督,通过QQ、微信等渠道,以押“裸条”为条件进行借贷,相关不雅照片皆通过QQ、微信、短信等渠道流传。此类行为,是借贷宝平台一贯高度重视并严厉打击的。此外,借贷宝称公司法务部门已经手机相关证据,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12月1日中午,百度网盘已经不能下载上述裸条内容。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新宇律师表示,如果放贷者将借款人裸照散布出去,很可能构成违法犯罪,“如果放贷者不通过正当的民事途径来寻求救济,而是把他已经掌握的裸照对外发布,或者传播,这个可能涉及到违法犯罪。比如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权、名誉权,情节严重的,复制打包下载甚至营利,那么会涉嫌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罪。一旦是以牟利为目的,构成刑事犯罪,对应的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管制。”

女儿被卷入此次泄露事件的吴泓称,昨天有很多人打电话提醒他,他打算联系合肥公安局报案,“我相信,他们一定会为自己做的事情承担相应的后果的。”


相关报道:“裸条贷款”风波不断:信息遭贩卖、借款人被安排“肉偿”







近一年来,媒体频繁曝光“裸条借贷”,但这一现象并未销声匿迹。在裸条借贷相关QQ群内卧底长达一年的刑天(化名)告诉记者,经他观察发现,“裸贷”已形成一条灰色经济产业链,由此衍生出“肉偿还款”和裸条信息售卖等盈利方式,选择裸持借贷的借款人也由此陷入“恶性循环”。




建QQ群经营“裸贷”生意







近年来,“裸条借贷”这一网贷乱象屡见报端。高利贷团伙通过一些网络借贷平台向大学生提供“裸条放款”。“裸条贷”的借款人一般为女性,她们以手持身份证的裸体自拍照及视频替代借条抵押给放贷人,并向放贷人提供个人信息、父母亲朋的电话。一旦逾期不还,放贷人便以公开裸体照片和与借款人父母联系作为要挟逼迫借款人还款的手段。借款人的借款目的多种多样,有的为个人消费,有的则为了救急。




然而,媒体的频繁曝光及相关政策的出台并未让这一现象销声匿迹。放贷人建立QQ群,不断吸引贷款人入群,以此为平台经营“裸贷”生意。




受前街一号 记者委托,刑天以女性身份在“大学生借贷群”、“裸贷群”等借贷群内潜伏近一年。因媒体曝光和腾讯相关政策等原因,一些群名会将“裸”以“果”字替代,或以另起炉灶、更名乔装、全体禁言等方式“躲避风头”。




在群内,常会有放贷人主动加他为好友,吸引他进行贷款,“这些人有民间借贷平台的中介,也有个人。”有些放贷者会在对话开始便询问他是否为处女。对方称“处女额度高一点,非处女额度低一点。”至于贷款利率,他表示,“据我观察,放贷人对此都有不同的要求,一般在5%到35%之间,裸条利率则视女生资质而定,处女和条件不错的女生利率相对低一些。”




逾期不还者或被安排“肉偿”







刑天称,群内有人专营“骗裸条”的生意,以优厚的条件吸引借款人提供“裸持”自拍和视频,随后又以“审核不通过”为由拒绝为其放贷。




此外,群内还常会出现“裸条打包出售”及“裸条福利”的信息。并有人专门建立“裸条信息售卖”群和“福利”群,公开售卖和分享裸持者的裸照、视频和个人信息。更有人专门建群,以便招揽客户,安排无法按期还款的贷款人“肉偿”。所谓“肉偿”就是以性交易偿还欠款。




“老资源的价格相对较低,也有人按人售卖,最低可以卖到一人一元。新资源的价格则较高。”刑天说,可以提供肉偿的贷款人裸条被简称为“肉偿资源”,售价从88元到388元不等。而“福利”则是群主免费分享的裸条。




裸借女孩向记者借钱







12月1日,前街一号 记者根据刑天提供的相关信息,进入“校园贷”群,该群公告显示“本群群主专业果(裸)贷二十年,坚决为客户保守隐私。除非逾期不还款的人员,将会公布其资料。群内有一些拒不还款的人员资料视频,给大家做为福利。”




一些已经被公布的“裸条”中有贷款人“裸持”照片、视频及个人信息。记者发现,贷款人遍布广西、吉林、四川等地。贷款人普遍为大学在校生和大专生。所留信息包括身份证、住址、父母亲朋电话及学信网账号等。




前街一号 记者联系到众多借款人中的一个“小凤”,经反复沟通后,小凤添加了记者的微信,但开口第一句话便是向记者“借钱”。小凤发布朋友圈显示,她今年20出头,在工厂打工,父亲患病。在11月27日,她发朋友圈称,“我也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龄,为了还账,为了家人,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就要被你们如此非人对待。”




记者拨打另一借款女孩父亲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自称吉林省白城市公安局的李姓警官。他称,警方已介入调查,相关人员手机均在警方处作调查使用。




校园贷无准入门槛或为主因







以更换群名躲避监管




针对由此衍生出的“售卖裸条信息”及“肉偿”等灰色链条存在的问题。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法律专家左胜高分析认为,以裸照进行质押是无效的,借款人可及时索回并要求彻底清理。借款未还时,放贷人以裸照进行威胁或出售,该行为已经涉嫌敲诈勒索、传播淫秽物品等刑事犯罪,将照片中的身份信息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的,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受害人可以第一时间报警。发现个人照片或身份信息被公开或贩卖的,及时采取法律手段维权,防止违法侵权行为进一步恶化。




左胜高认为,校园贷没有准入门槛、校园贷平台对裸贷的默许和纵容都是裸条借贷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此外,大学生普遍没有征信记录、没有可提供担保物和还款来源,但他们消费需求旺盛、过度消费情况严重,造成校园贷乱象频发。裸贷现象普遍隐蔽性强、深入校园各个角落、涉及群体多、范围广。而且面临多部门多重管理又无人管理的局面,造成裸贷屡禁不止。一方面应加大校园贷的规范立法和监管力度,提高网络借贷进校园的准入门槛,禁止裸贷等蔓延。另一方面应加大平台对借款人资质审查、出借人风险告知义务,提高大学生作为借款人的门槛。同时要规范催收市场,打击非法高利贷、杜绝暴力催收、“黑社会”催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