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青瓦台位于凶地不能住 当不好总统怨风水?(组图)

22 阅 - - 国际 - 来源:观察者网
字体: . .

11月29日,朴槿惠在青瓦台举行了第三次对国民谈话,表示将自己的任期问题交由国会决定;然而,韩国(专题)国内认为青瓦台的选址、风水、结构等都不适合作总统府。

青瓦台/资料图

中央日报称,韩国民众第六次烛光集会拟于12月3日举行,并将这天定为“朴槿惠即刻下台的日子”,还决定申请让示威队伍将行进至青瓦台前方100米处的喷水池附近(见上图)。

青瓦台位于韩国首尔北岳山南麓,该地历史上曾为高丽王朝的离宫,朝鲜(专题)王朝时期是王宫景福宫的后苑,日本吞并朝鲜半岛后,在当地建成日本驻朝鲜总督的官邸。大韩民国政府成立后,被用作总统府,1990年韩国政府在该址修建了沿用至今的青瓦台本馆。青瓦台建在日本总督府官邸的原址上,因此实际为总统府选址的是日本殖民者,这令韩国人耿耿于怀。

韩国《中央日报》11月30日刊文称,“青瓦台是建在日本总督府官邸旧址上的混凝土韩屋”,总统府青瓦台在选址、结构乃至风水上的问题,韩国国内要求青瓦台迁址的呼声日渐高涨。

文章称,每次总统大选期间,就会出现要求整修或搬迁的声音。有人认为,总统办公室和秘书办公室所在建筑距离过远,不利于内部沟通;’还有建筑专家认为,钢筋混凝土的现代建筑和传统韩屋的外观不匹配,应改为木质建筑。

环球时报12月1日称,韩国深受风水地理学说影响,有不少人将历任韩国总统流亡、遇刺、坐牢、自杀的命运与青瓦台的风水联系在了一起。据韩国天空日报网站称,许多韩国民俗专家认为,青瓦台位于凶地,压住了北汉山、北岳山流向首尔市的“龙脉”,还有人认为此地适合作为葬身之地,不宜居住。今年6月,韩国民调机构曾调查韩国民众对迁移总统府和国会的态度,结果有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支持,不支持只有38.7%。

韩国中央日报刊发原文如下:

最近,韩国国民最好奇的地方大概就是青瓦台了。因为那里是“崔顺实干政事件”的主舞台。11月29日,朴槿惠总统通过在青瓦台春秋馆举行的第三轮对国民谈话,称“将会在近期内向大家公布此次事件的经过”,这次朴总统也没有接受记者的提问便匆匆离开。青瓦台的内情还处于迷雾之中。

11月29日,朴槿惠在青瓦台举行了第三次对国民谈话。

既是总统的工作空间,又是生活场所的青瓦台成为“最不与外界进行沟通的地方”,仅仅是人为的过错吗?青瓦台主楼在1991年完工之后,25年间一直被视为问题建筑。因此该建筑的结构不便于进行内部沟通,每当总统大选时期,就会出现整修或搬迁的主张。有关争议可以简单概括为三种,即:建筑物的布局、结构及形式、选址问题。

11月26日在光化门广场一带进行的第五轮烛光集会上,集会参与者和青瓦台(以正门为标准)的距离缩小至200米。法院允许白天到清云孝子洞居民中心一带游行。然而,青瓦台主楼办公室和秘书楼(为民馆)的直线距离为500米。开车要五分钟,步行要十多分钟。

单宇(音)建设代表崔命喆(音)解释称,“像美国白宫,主张打造民主沟通的空间,总统办公室和秘书办公室、助理办公室、发言人办公室都在同一层,聚集在狭窄的过道两侧”,“英国首相官邸所在的唐宁街10号也是如此”。

国会中也有人称,青瓦台主楼和秘书楼的距离应该再安排得更近些。这是在去年10月举行的国会运营委员会预算审查过程中出现的意见。朝野政党议员们提议要准备重新布置青瓦台建筑物的预算。

对此,青瓦台前总务秘书官李在万回应称,“不仅在青瓦台主楼有总统办公室,为民馆等其他好几个地方也有。总统通常也经常使用为民馆的办公室。目前总统和职员之间并不存在沟通问题。关于要求改善的意见,我们将进行一年的商讨,决定是否反映到2017年预算案中。”

青瓦台内部结构与美国白宫内部结构对比/来源:韩国中央日报

建筑业界指出,青瓦台的结构和形式方面也存在问题。从外观来看,青瓦台是韩屋形式,但是里面不是木质结构而是混凝土结构。为什么青瓦台偏要打造“混凝土韩屋”呢?负责当时设计的正林(junglim)建筑代表金正湜,在2011年出版的回忆录中说到,“青瓦台有很多争议”,“打算将主楼建成二层楼,就屋顶是采取西方样式或者韩国特色的传统样式时争论不休,最终选择遵从传统”。

青瓦台主楼为二层楼建筑,是总统办公的空间,总面积为8476平米(2564坪)。一层的面积超过3300平米(约1000坪),若采用木质结构,在技术上会有诸多限制,因此采用了“混凝土韩屋”的建筑结构。朝鲜战争之后,曾有过一段韩朝的主要公共建筑物都竞相建设为“混凝土韩屋”的历史。这是为了用大面积展示经济实力、用韩屋建筑展示政权的历史正统性。

履露斋代表兼建筑师承孝相抨击称,“越是在正统性上具有自卑情结的统治者,越想要建设权威建筑物,这是古今中外常见的事”,“我们的古代建筑原本必须使用木材建设,因为总面积较大,所以使用混凝土,却在形状上模仿木制建筑,这真是闻所未闻的假货”。

此外,就青瓦台的选址问题也是意见纷纷。因为在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日本为了可以俯瞰景福宫将总督官邸建在了景福宫的后侧,也就是现在青瓦台的位置。李承晚总统时期只是将总督府官邸改名为“景武台”后用作办公室,尹潽善总统时期将其改名为青瓦台;此后一直延用下来,直到卢泰愚时期新建了现在的青瓦台主楼、春秋馆等。

崔命喆称,“青瓦台选址是朝鲜时期仅用作类似‘七宫’的祠堂或护卫武士练习的场所,是要回归自然的地方”,“有必要考虑将青瓦台迁移至首尔的中心——龙山,外国军队在那里驻扎了一个多世纪,马上就要回归到祖国的怀抱”。

有这么一句名言“我们塑造了建筑,而建筑反过来也影响了我们”。这是1943年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在就英国议事堂重建问题之前而进行的演讲中所说的话。这意味着空间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十分重大的影响。在被建设为“混凝土韩屋”的“九重宫阙”中出现的“亲信干政门”已不再令人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