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银行间和交易所市场上利率不断上涨,国债期货再遭重挫,同业理财、同业存单利率上涨,尽管中国人民银行(央行)在最近两个交易日一改净回笼为净投放,但资金面依旧紧张。

在银行间市场上,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连续16个交易日全线上涨,其中隔夜shibor接近年内最高点,报2.3250%,上涨0.90个基点,7天shibor报2.5020%,再度创下15个月高点。

能够帮助机构跨年的1月期shibor利率涨幅最为明显,12月1日大涨2.33个基点,报2.8930%;3个月shibor报3.0556%,上涨1.98个基点,连涨31个交易日,创2010年12月底来最长连涨周期。

市场最缺的,还是“今天借明天就要还”的隔夜资金。

以交易所市场为例,上证所隔夜国债逆回购利率(GC001)12月1日一度飙升到了12.000%,而临近收盘,GC001也并未像过往一样出现大跳水,最终收报10.295%。

“这两天不要说非银机构,有的银行都是到4点以后才平盘,不过今天(12月1日)下午,感觉市场稍微好转了。”一位券商债券交易员表示。

证券时报网报道称,为防止短期资金面扰动,央行各地分支行日前已陆续对部分商业银行“窗口指导”,要求“减少短期限的同业拆借,不要过度推高市场利率。

“控制隔夜资金不是一天两天了,从8月央行拉长公开市场期限开始,一直要求银行要合理搭配融出期限,最近也一直这个节奏,国开行、国有大行最近融出资金规模也在下降,年内大行融出情况估计都改善不了。”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相关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

民生证券固收分析师李奇霖则认为,四大国有银行及大型股份制银行当前普遍面临流动性较为紧张的状态。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同业理财的收缩、年末居民和企业理财边际增速下滑共同影响到负债端稳定性,二是部分资金从债券市场撤出,转向参与非标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最近几个交易日资金面紧张的局面,央行也并非无动于衷。

在市场利率连续飙升的情况下,央行在11月30日结束此前连续4日净回笼,净投放资金900亿元,12月1日,央行再度小额净投放,但资金面依然紧张。

“前几日央行持续公开操作净回笼直接引发本轮资金面紧张情绪,而近期大行资金融出意愿降低也为流动性境况雪上加霜。在此之下,2013年钱荒魅影再次笼罩市场,即使央行开始净投放也未明显提振已经十分脆弱的市场情绪。”中信证券认为。

中金公司则认为,近期货币政策明显再向“真稳健”回归,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期限明显拉长;而外汇占款持续流出背景下,央行难以用信号作用较强的降准对冲,导致资金面不确定性居高不下。

市场不宽裕的局面何时能暂告一个段落?市场似乎难言乐观。不少机构预计,一季度前利率上行压力都将较大。

“当前物价回升周期持续到明年一季度问题不大,叠加对特朗普的信任,美债收益率在一季度之前也大概率上行。此外,在临近年底人民币贬值预期升温,资本外流压力加剧,而货币政策不会有大动作的背景下,资金面偏紧的局面也难有改善,因此当前资金面趋紧一定程度上也是市场对年底资金紧张担忧的提前反应。”申万宏源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认为。

中信证券则稍微乐观。该机构认为,短期上,随央行净投放开启以及杠杆与资金的动态调整持续,资金面将逐步回归平稳,但长期来看,由于美联储加息未定,同时随油价上涨等因素带来的通胀回升,都将是债市的长期利空因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