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风雨无阻每日去赌场却不为赌 这群华人上了ABC新闻(图)

527 阅 - - 未分类 - 来源:世界日报
字体: . .



前往赌场的民众30日晚间在飞越皇后底层等发财车。(记者朱泽人/摄影)


大批华裔耆老深夜搭乘发财车前往赌场。(记者朱泽人/摄影)
  每晚8时半在法拉盛飞越皇后购物中心底层,可见一群年逾六旬的华人拉着购物车或领着购物袋等待赌巴。拿出iPhone3手机与机壳夹层的巴士票,来自福州的陈妹英(化名)笑说,一天去赌场两趟可以赚76元,有时赌场还会额外给五元、十元的优惠,但她从来不赌,「我们是去赚钱,一赌就什麽都没了」。

夜间搭乘赌巴的乘客大致有两类,一种是隔天放假的打工仔,想赌通霄过把瘾;另一种就是像陈妹英去赌场赚钱而不是赌钱的乘客,转卖赌筹与餐券来换取现金。若在周末或逢年过节赌场有额外派送红包时,更有超过30人聚集在飞越皇后购物中心门口等发财车。陈妹英表示,发财车票价15元,赌场会送15元餐券加38元泥码,她自带包子与饭盒当三餐吃,餐券卖给打工仔补贴车资,再把38元泥码卖给熟人,一天坐两趟能入帐76元。

每早9时半,陈妹英与三、四名同样60多岁的福州老乡搭上赌巴展开一天工作。单趟车程要至少两小时,她们在车上交换食物吃中餐,约12时抵达,把餐券卖掉后就开始在赌场购物中心逛街或看其他人赌博。下午5时搭回程巴士,晚餐也是在车上解决,等7时多到法拉盛,在飞越皇后大厦美食广场休息一下,再搭晚间9时的车去赌场,24小时几乎都是在赌场和巴士上度过。

「孩子都骂我每天都跑赌场,但他们打工很辛苦,我每月去赚500元刚好用来补贴房租。」陈妹英称,一天去赌场两趟对身体负担很大,没法好好休息,能去工作赚钱当然最好,但她没读过书,普通话也不太会说,「年纪大了只能赚这种外快」。

过去三年搭发财车赚钱的日子,她表示曾见过许多打工仔一晚输个几万元,把积蓄全部赌光。「年轻人别赌博」,陈妹英与同伴告诫青年,「把钱存着娶老婆」。


报导指亚裔社区如法拉盛,每天有成千上万老人搭赌巴往返赌场。(ABC视频截图)
 


赌巴班班满座,几乎全为亚裔耆老。(ABC视频截图)


记者手中的泥码卡片,是老人每天光顾赌场的目标。(ABC视频截图)



报导中,记者计算老人搭赌巴可获得的收入。(ABC视频截图)
  ABC电视台Eyewitness News的韩裔记者Cefaan Kim于30日跟随赌巴报导,发现多数亚裔耆老搭乘赌巴并非为赌,而是生活贫困,要转卖赌场赠送的泥码给赌客以赚取微薄的生活补贴,常每天花九小时在等车及往返。

Kim以韩语採访到韩裔耆老Sang Ki Chun。他说为了生存每天早上从法拉盛搭赌巴至宾州的绅士大赌场(Sands Casino Resort)。Kim也随之搭上赌巴,只见车上满满的亚裔乘客,有人打瞌睡、有人发呆,也有大批华裔乘客在摇晃的巴士上认真阅读中文报纸,就等着两小时后抵达赌场,可拿赌场发放的泥码转卖给赌客。

据Kim报导,赌场送给赌巴乘客的泥码价值45元,这些耆老并不用来赌博,反而以38元转卖给赌客,扣掉赌巴票价20元,每次来回一趟可赚取18元。报导指出,每天有数十辆赌巴往返法拉盛及绅士大赌场,几乎每部巴士都满座,且超过半数的乘客、约3、400名耆老跟Chun一样,只为贴补生活。

画面跳到人满为患的赌场候车室,原来是两小时车程抵达后,这些耆老得再等候五小时才能搭乘返回法拉盛的赌巴。他们以不舒适的姿势、半躺坐地瑟缩于椅子上,有人甚至以外套盖头沉沉睡去,报导指,这些候车乘客的收入都在贫穷线以下,其中有些人更无家可归。

报导指出,市长行动办公室(Mayors Office of Operations)近日统计发现亚裔是全市最贫穷的少数族裔,有26.6%的贫穷人口,其次才是西语裔的24%、非州裔21.5%及白人14.4%。报导并採访长期呼吁主流社会关注亚裔贫困问题的州众议员金兑锡,金兑锡认为亚裔在社会挣扎生存的故事很少被提及,主因是亚裔社会的文化障碍,导致不愿主动承认生活困难,也不愿主动寻求协助。

亚洲人平等会行政总监瞿远义于报导中受访时也提到,亚裔社区的贫穷问题常是隐蔽的;瞿远义以「隐藏的游民(hidden homeless)」形容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亚裔,「他们将有限的空间不断切割成更小的房间来居住,举例而言, 常见10人分租一间单房公寓」。

两分钟专题报导最后,Kim希望引发观众对此议题的关注,「与此同时有无数耆老和Chun一样将持续搭乘赌巴来维生,问题是,有人在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