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后会无期!大堡礁真的和我们挥手说再见了(组图)

55 阅 - - 澳大利亚 - 来源:今日墨尔本
字体: . .

大堡礁,你别走!

当大堡礁以绝世美艳享誉世界的时候,她张开怀抱迎来一波又一波慕名而来的游客。

然而,年复一年,大堡礁都要忍受容颜加速衰老的痛苦,以及正在缩短的寿命。

虽然大家都知道大堡礁近些年的污染十分严重,但是,2016年是大堡礁有史以来“最痛苦”的一年。

大堡礁“白化”严重,珊瑚死去。

大堡礁正挥舞着她残破的肢体,和人们说再见!


大 堡 礁 最 痛 苦 的 一 年
(2016)

视频记录了2016年
大堡礁经历的劫难
↓↓↓


根据BBC的报道,研究显示,由于2016年海水温度升高,对澳洲的大堡礁造成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损害。有的地方甚至将近67%的珊瑚已经死亡。

从图可以看出,受损最严重的是大堡礁北部区域,67%的珊瑚已经死亡。

中部区域:状况稍微好一点,消失的珊瑚只有6%。

南部礁石:状况良好。

本应五彩缤纷的珊瑚,如今却白骨嶙峋。

 

科学家们警告:

如果气候变化加剧,大堡礁的恢复会越发困难。因为如果水温在一段时间内持续上升,珊瑚就会发生白化。

为什么白化会置大堡礁于死地?

今年2月到4月,大堡礁附近的海水温度创下了最高纪录,比以前的月平均温度高上至少1摄氏度。

而珊瑚的死亡是由于热应激反应。水温上升,珊瑚就好像被“煮熟”了一样。

同时,礁珊瑚的体内,共生有大量的虫黄藻,正是它们为珊瑚染上绚丽的色彩。

虫黄藻可以进行光合作用,一面制造养料,一面为造礁珊瑚的生长清除代谢的废料提供氧气。

然而,珊瑚极度敏感。

如果海水水温超过一定范围,珊瑚就会抛弃虫黄藻,恢复成白色,如果虫黄藻不再回来,珊瑚就会死去。

最后,珊瑚变得苍白嶙峋,失去了生机和活力。

即使有些珊瑚逃过了白化的命运,但又面临着蜗牛和棘冠海星等捕食者的威胁。

1998年和2002年,大堡礁分别发生过大规模白化现象。

而今年的情况则是创下了史上最糟纪录。


回顾:昔日美丽的大堡礁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当所有一切都已看平淡 是否有一种坚持还留在心间

总有人说:

有生之年一定要去大堡礁。

于是,

她沦为了人类挣钱的工具。

代价就是她飞逝的容颜与生命。

当大堡礁开始衰老,

人们才想去珍惜。

然而越想“珍惜”,

则越加速她的衰老。

但是,如果你真的爱她,让她永远都存在着,活着

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尊重与爱护?

你会选择

榨干她最后的岁月,

还是选择

给她留下最后的一丝尊严?

大堡礁的未来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伤害大堡礁的凶手。

在工业化发达的今天,太多东西都与二氧化碳排放相关。

这是无法避免的事实,这也导致了大堡礁成为了间接的受害者。

二氧化碳的排放是导致海水温度持续上升的罪魁祸首。

在未来20年间,气候变化可能会不断导致珊瑚礁白化。

2016年,大部分的白化出现在大堡礁北部,那是大堡礁最原始的部分。

1998年和2002年,这些部分都逃过了白化的命运,只出现了轻微损伤。

但今年,她真的遭遇了极大的伤害。

除了大堡礁,今年,发生白化最严重的珊瑚礁在昆州北部Lizard Island,90%的珊瑚已经死亡。珊瑚礁的恶化情况比4月份最初记录是要糟得多。

Hoey说:

“20年来,我经常来这里。但今年突然发生了这种状况,真是让人难过。过去,这一区域是鹿角珊瑚的天下,如今却所剩无几。”

科学家们在Lizard Island设立了研究站。数十年来,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研究海洋生物。

研究站负责人之一Anne Hogget博士表示,她1990年开始工作,从未目睹过大堡礁遭受今年这样的重创。

我们希望大堡礁能够慢慢恢复,但水温记录曲线示意着海水温度仍在上升。

人类一直在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正是这一行为导致了海水温度上升。

让人类停止释放二氧化碳是不可能的,同时这也也意味着大堡礁恢复的机会渺茫。


所以,

我们与大堡礁离别的日子,进入倒数。

大堡礁走向灭亡这是必然趋势

也许是2030年,或更早。。。

今日结语:

大堡礁,她转身了,就要离去了。

虽然我们还能看见她的身影,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正在挥手和我们说再见。

今天的结语是很纠结的。

在大堡礁离我们而去之前,去看一看是非常有必要的。

然而,最担心的是,太多的人抱着这样的心态去一睹芳容,

这只会造成一个结果————她,加速离去的脚步,向大家说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