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科学研究的浪漫情怀

30 阅 - - 科教 - 来源:鲍海飞博客
字体: . .

那天,走在回家的路上,大街小巷,红色的房子,绿色的树,蓝色的天空,街道上飘过的长发,风吹起的衣角,绿树的婆娑,青春的面容,一个多么五彩缤纷的世界。心中忽有所思,从事科学研究是应该有一种情怀的,是那种理想主义情怀的,甚至是浪漫主义梦想情怀的。走在研究的这条路上,是不是应该有这样的情怀呢?还应该有什么呢?

科学研究还是需要一点理想主义情怀和梦想的。譬如,春季播撒种子,就应该梦想秋收的季节,梦想秋天田野上无边的麦穗,梦想走在乡间小路的光景—诗情画意。从事科学研究,虽然面对的是无声的仪表仪器,面对的是枯燥的实验数据,但是就是要从中发现奇迹,探索出一番不同的天地。但在现实社会中,面对各种境况和遭遇,有很多人不是没有能力,而是忘记了初心,渐渐地入俗,在红尘滚滚中渐渐地少了一种情怀和梦想。奥巴马的精准医学,其实这是对当今医学共同体提出的一种远大理想和目标而已,其本身是对科学的一种理想主义的期望和追求,是奥巴马的浪漫情怀和远大梦想。因为,对待疾病,其病因机理,至今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不清楚、不明白的地方,需要我们能够从源头上进行甄别,对号入座后才能精准地对病下药。试问,政治家提出的精准医学和科学家提出的靶向治疗有什么根本区别吗?一个是属于科学的理想,一个属于政治的理想。一个从事科学的研究者,如果没有一种情怀,没有一种理想,他会有什么收获呢?

科学研究还是需要一点信仰和热爱的。理想主义的情怀和梦想来源于内心的信仰和对自然的敬畏,以及对自然的认识和把握—大道就在前方。早期欧洲有许多科学家,如哥白尼、布鲁诺等,他们倾其毕生研究宇宙自然,因为他们感觉到有一个世界是独立于人类之外的世界,它们不属于某个人,它们有自己运行的规律和特点。事物内部客观的规律不是主观臆想和随意捏造,而是来源于实践。因而,他们相信真理的存在,他们相信道的存在,他们看见了高山,但没有高山仰止,而是向上求索。于是他们有了无畏的力量,敢于面对宗教权势,敢于献身科学。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理想属于思想,终归是理想,是天马行空。纸上得来终觉浅,一切还需要实践和时间来检验。

科学研究还是需要唯实的精神。科学离不开唯实,科学离不了验证。爱迪生的故事就无需多说了,为了研究可靠的灯丝材料,对近千种的材料进行反复试验。居里夫人为了提炼放射性元素铀,不是纸上谈兵,而是真刀实枪的干。一切从实际出发,一切从我做起,不是随便说说的。务实是我们这个时代应该提倡的,而且是应该践行的。真理岂是任人摆弄的玩偶!科学试验结果要经得起时间的打磨和推敲。纵虽能骗得了一时,但骗不了一世。冬天的雪岂能永远覆盖在大地上!?

科学研究是浪漫的吗?当你感觉到它有趣的时候,你会觉得它很浪漫,因为你在接近它,似乎正在与之共舞;反之,当作为职业,当你为之踌躇,为之身心俱疲之时,你会觉得它痛苦无比。这恰如热恋中的人儿,她忽远忽近,忽左忽右,如迷雾一般,让你不知所措,甚生厌倦。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科学研究还是需要一颗学习和好奇的心。在一颗好奇心和玩心的驱使下,在一颗虔诚信的信念下,上下求索使得一个人不断学习和追求。专利局工作的爱因斯坦,一定觉得宏观宇宙和微观世界里隐藏着许多奥秘,有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现象和规律;法布尔则经常几个小时地在田野上平心静气地观察那些小昆虫,因为他发现向自然学习更有意义,自然是最大最好的学堂。

阅读经典,查阅资料,进行实验,反复验证。学习让我们深刻、觉醒。

科学研究还是需要方法和智慧的。2010年物理学诺奖获得者安德烈·盖姆 (Andre Geim),他们经常利用星期五的‘业余’时间研究干兴趣的试验。其中之一就是研究厚度极其薄的样品导电性。为了测量单原子层石墨烯二维体系的导电特性,需要制备单原子层或者接近单原子层的样品,他受到同一组制备电镜样品师傅的启发,心生智慧,利用非常简单的胶带撕薄膜的方法成功地制备了样品。所谓道不远人。他们反复进行试验与测量,是为了得到可靠可信的结果,而不是为了拿到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数据。科学研究不能简单地靠机遇撞大运。

科研还需要打破个体思想上封闭的堡垒。看了一段一百多年前量子时代到来的历史记录。德国物理学家麦克斯-普朗克(Max Planck)为了探究黑体辐射涉及到的量子起源问题,给许多同行写信探讨,比如给维恩(Wien),给爱因斯坦,给保罗·埃伦费斯特(Paul Ehrenfest),还有洛仑兹(H. A. Lorentz)等。他们在信中广泛探讨其中涉及到的问题,“谐振子的理论并不足以推导正常谱中的能量分布定律,引入的有限能量子是额外的假想……”;“你的单分子激发辐射真是让我感兴趣……”这里没有交易,这就是他们内心的追求和向往,这些东西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这就是他们的圈子,这就是他们那些大男人之间最浪漫的事儿—鸿雁传书。这与今天科学研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科学研究需要放下自己,以平和之气,以平常之心待之。我们今天是不是有许多人在端着什么,手里没有端着,心里也在端着,心里没端着,梦里也在端着。

科学研究虽说还需要从底层做起,但同样需要有心怀宇宙的胸襟和仰望星空的力量。没有人是无缘无误、天上掉馅饼取得成功的。同样,科学研究更需要吃苦、忘我的精神,更需要严谨求实、客观的态度和作风。科学研究更需要对未知世界追求的一股劲,一股锲而不舍上下求索的一股劲,一股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劲。说白了,科学研究还是需要一种忘我的精神和干劲。2014年物理学诺奖获得者中村修二,就是有一股不信邪的劲,一个人单干!冥冥之中,他的期待,他的梦想,就在前方。

科学研究需要勇气和底气的。勇气和底气来自于自身对大自然的认识,相信大自然的运行规律和其自身的特点,而这个特点是能够被人掌握和理解的。这个勇气和底气也来自于相信人类自身有能力能够探索出物质世界运行的内在规律。

道法自然。人类本身来源于自然,向大自然学习,然后才会有人类超越自然。

人们总是把科学与艺术联系在一起,难道科学真的可以浪漫吗?二者相比拟的东西虽然不少,但毕竟有天壤之别。艺术,比如一幅画作,无论是毕加索的《梦》,还是梵高的《星空》,亦或是徐悲鸿的《奔马》,关注的是美感、形态、意境,关注的是意识流和遐想。科学关注的是那些力、粒子、对称、平衡、时频、方程、或者优美的曲线,关注的是事实和客观规律。画,是为了让更多人看,而科学是更多地为了让人理解和应用。一个直接,一个间接;一个外在,一个内在;一个无常,一个有常;一个风流,一个严谨;一个张扬,一个含蓄;一个浪漫,一个规矩;一个会让人赏心悦目,另一个则会让人痛苦不堪。但都需要立意和创作。据说,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为了完成他的成名作《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花费了近三年的时间去考察和创作才完成。科学与艺术相同之处是,无不倾注了艺术家和科学家的心血。

一件艺术品可以被欣赏和拍卖,但一个公式,一个模型能够被欣赏和拍卖吗?科学能被拍卖吗?科学的画作是科学家构想的模型和它的解,只有理解它的人才会去欣赏它。

之所以把科学与艺术相比拟,我想不过是科学男的情有独钟罢了,是理工男的一种浪漫情怀而已。然而,就是这种浪漫才让科学成为并不那么枯燥的一门学问。人们今天越来越离不开科学与技术了。

科学就是艺术,岂止?科学超越于艺术,科学的价值远远大于艺术。

科学研究的本身或许没有什么浪漫的事,只有观察与发现,只有事实与数据。但科学的人生是否能够浪漫一些呢?拥有浪漫的情怀呢?

普朗克的心里只恋着那个量子,他只与那个伴侣—黑体—-一起辐射,一起共舞,从日出到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