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最严禁酒令”频出 中共政治生态或质变(图)

38 阅 - - 未分类 - 来源:多维
字体: . .
中共政治生态圈子的重要媒介之一——酒文化,历经持续的泛滥状态或许到了该被终结的时刻了。

近日,中共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披露,多地“禁酒令”升级,从午间禁酒到公务活动一律不准。据称,近期,中国大陆省、市、县不同层级的地方政府都加大对违规饮酒的查处力度,出台了升级版的“禁酒令”,对公务接待的饮酒行为更加严格监管。

分析人士认为,频繁升级的禁酒令虽然不能完全清除中共官场文化的积习,但中共官场此次有跟风“戒酒”的风潮出现,或可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中共官场酒文化的背后既有中国大陆传统“人情社会”行为模式的影响,亦有中共无法割裂开来的军政历史关联,以及公务员相关法律的立法理念先天缺失,这些都让中共在吏治层面上逢酒而难,导致功倍事半。

“史上最严禁酒令”?

“禁酒令”在中西方的表述里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西方人说的禁酒令是指禁止贩卖,而中共语境下的禁酒令则是指,在工作时间段内禁止喝酒。

今年中共建党节前,一批地方大员履新,其中由浙江省长职位调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李强,在履新后不到一个月,就下达了江苏“最严禁酒令”,要求全省官员公务接待严禁喝酒,据称,李强在浙江担任省长时,就曾下达过禁酒令。



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到任后对江苏官场吏治从禁酒令始(图源:VCG)
据悉,今年4月中旬,中共解放军空军部队颁布了禁酒令。2016年11月,中共解放军报刊文称赞空军的禁酒令不留“天窗”、“暗门”,军官和士兵同等要求。并指,“古田全军政工会后,整个政治生态发生了深刻变化,为最严禁酒令的贯彻执行提供了良性土壤。”

观察人士指,禁酒令能够成为地方大员在履新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并且屡屡创造各地“史上最严的禁酒令”的纪录,实际上是地方大员施政、确立权威最便捷的切入口。并且,这股风潮正在被各地官员争相效仿,此举不但能够有效形成对下级官员的震慑作用,而且也能够得到一地民意的广泛拥护——禁酒令一出,上迎核心,下顺民心,何乐而不为?

中共建政前,是以军事力量形态存在,并最终取得政权。军队喝酒“以壮胆色”既是传统也是必要之举,中共建政后的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善于饮酒的军队高官和文官大员比比皆是,关于时任中共总理周恩来的喝酒轶事也一直被认为是解决内政外交时,高超公关事务处理的“领导能力艺术化”的典范。

分析人士称,中共官员在吃喝层面上的腐败一直不被认为是大过错,不过,却认为是“影响民心向背”的因素之一。禁酒令成为中国各级行政主官,是否遵循中共最高层提出“八项规定”标尺,而实际上则是折射中共官场政治生态镜鉴——是否在政治上与最高层保持一致;政令上是否与中央保持一致;是否拥护党内最高层的“核心”地位——禁酒令俨然外化成为一项硬指标。上迎核心,下顺民心,何乐而不为?

法理禁酒与行政禁酒

坊间对中国大陆公务人员喝酒成风的质疑,早于习近平主政之前。2008年,中国共产党网上刊发了大陆网友的一篇评论文章,呼吁“希望有全国通行的公务员禁酒令”。文章称,“我国法律却缺少禁止公务员喝酒的相关规定,促使一些地方吃喝之风盛行。”



中共出台的公务员法并无明确规定禁止公务接待时饮酒(图源:VCG)
分析人士称,本轮中国大陆各地升级的“禁酒令”依然是带有“长官意识”的行政性命令,而非法律性的文件——两者的差异性不言而喻。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对公务人员的禁酒,法理上给予支持,各地的禁酒令很容易会因为主官的人事变化而执行得“松紧不一”。

禁酒令的下达,实际上隐藏了一个事实——中国大陆依然存在着公权力对公款的随意支配、政府账目不公开没有接受社会的监督的状态,更遑论将公务人员的吃喝纳入法律框架的监督。

有观点认为,上述观点中共高层不可能不知道,应该给最高层一定的时间最终通过立法层面规范公务人员的禁酒事宜。

分析指,当下,中共相关的“公务员法”与“党管干部”并行时,很容易出现监督机制的责任不清或者处罚不明的情况,在公务人员禁酒的问题上,采用法理禁酒既是符合国际化公务员管理模式的通例,也是符合中共的现实利益,有必要进一步探讨,亦有必要摒弃“长官意识”盛行的惯性思维。行政禁酒适合于“党内同志”却不适合对公务人员的全覆盖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