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嘿!哈!少林传人在德国(组图)

25 阅 - - 德国 - 来源:德国管家
字体: . .


走在柏林的联邦大道(Bundesallee)上,秋风意外地卷来一串响亮口号,让人精神一振。抬望眼,但见一座房子亮堂堂:黄的墙、红的窗,牌匾上端端正正五个大字——“德国少林寺”。


住持大师:Guten Tag!

“德国少林寺” 的住持释永传大师据说是少林33代弟子,落户柏林15年。他精通河南话、普通话、标准德语,当然还有武功。释永传带着四个徒弟在此开武馆授课,下至四五岁的娃娃,上至八旬老者,只要有心都可以来学。如今,在他手下学过拳脚功夫的“俗家弟子”已经超过500名。



如今的武馆,每日来来往往的弟子多达一两百人之众。德国人热衷于运动,各种体育项目和体育俱乐部非常普及。德国的功夫弟子在此聚集一堂,练功、会友、饮茶,有时还来请教一两个与中国有关系的话题。



得意弟子们捧回的欧洲武术比赛的奖杯奖牌已经摆了满满一柜子;有几个还时不时受邀客串功夫电影和广告;还有一位更加着迷的“武痴”,娶了中国太太,搬家去意大利,自立门户,开办了自己的武校。说起这批金发碧眼的“俗家弟子”,住持大师很是津津乐道。


忍痛含泪练劈叉?Nein, danke!

唯一令住持大师有点儿头疼的是年轻的洋弟子们似乎不怎么懂得“尊师重道”的规矩:“德国学生淘得很,师父每次拿出一种新的武器,一群学生激动地冲上来,你抢我夺。相比之下,国内的孩子个个都很乖,好教得多。”



好教还表现在中国孩子也更能“吃苦”。师父们发现,对德国学生而言,学功夫必须是件轻松愉快的事情。德国孩子独自踩着滑板兴致勃勃来上课,一顿踢踢打打蹦蹦跳跳,完全没压力。赶上哪天压腿压不下去,师父帮着撑了撑筋骨——得,第二天就很“受伤”,要请假了。忍痛含泪练劈叉这样的经典镜头,很难在洋弟子身上出现。


若是哪个德国孩子不小心学成了一套棍法,那可就不得了:小伙伴生日趴、家庭聚会、学校庆典,四处赶场子表演,一个字“酷毙了”。不消几日,这孩子就是这一带赫赫有名的Meister(大师)了。


Noah:千里之行,始于侧手翻

提起演武刀,一个帅气挺拔的亮相,12岁的Noah就已赢得了一片喝彩。小小年纪的他其实已经学了六年功夫,几乎算得上是位“资深大师”了。



Noah出生在南非,四岁搬到德国。他有一个比自己大五岁的哥哥,兄弟俩最爱的游戏就是在院子里比赛侧手翻。哥哥在老家学过一点中国功夫,Noah也因此与武术结缘。


他是武术表演班里最年轻的学员,其他弟子说起这个小家伙,纷纷翘大拇指:“Noah最让我们佩服的一点,是他不害怕失败。每次学习新的动作,他总是不停地练习,直到学会。坚持下去,小伙子以后做什么都是好样儿的。”


Leonard:领教过中国师父的“规矩”

帅哥Leonard习武九年,举手投足间竟已颇有高手范儿。一套五形拳打得虎虎生风,其中尤以豹形最为出彩。他身形矫健,步法灵活,辅以专注犀利的绿眼睛,把野生猎豹演绎得活灵活现。若他不是扎了个可乐的冲天辫,差点就把印象君圈粉了。



看这小哥现在一副体育课代表的乖模样,其实他可切身体会过少林的“规矩森严”。有一次上课迟到,他被罚做一百个俯卧撑,而且毫无民主协商的余地。等他硬撑着做完,整个人已经瘫在地,就差崩溃了。好处是,“从此领教了中国师父的厉害,再也再也不敢迟到了”。


习武在Leonard看来是一场身体的修行:因为肩膀和脚踝曾在训练中受过伤,他认为这是身体自身暴露出来的弱点,于是有意识地训练弱项,避免了反复受伤的情况。


九年的“少林功夫”训练让Leonard着了迷:“我希望以后从事气功、中医、针灸方面的工作。”他正在进修专业物理疗法(Physiotherapie),计划毕业后去嵩山少林寺修习一年,钻研功夫和中文,做到文武双全。


Sonja:柏林少林更合我意

清一色的少林小子中间,Sonja就是万绿丛中的那朵惹眼的鲜花。她正在练习也是五行拳,耍的正是蛇形拳。她伸出前臂模拟蛇头虚晃一招,接着飞快地腹部借力一跃而起,活脱脱一条千年难遇的美女蛇。



作为最早的一名女弟子,Sonja习武已经四年了。最初她也心里没底,好在之前练过体操,前滚翻后滚翻等动作都能很快适应。Sonja很轻松地融入了训练的团队,并渐渐成为了团队的支柱和亮点。逐渐有越来越多的“女弟子”开始在德国少林寺学功夫,Sonja也已经俨然晋级成为骄傲的“一姐”了。


2014年,她曾经随团去河南嵩山少林寺进修。时值盛夏,众人每天五点就得起床练功。训练强度很大,练功的场地偏又是块坡地,日日都累得大汗淋漓。Sonja更喜欢柏林的少林寺:“嵩山少林等级森严,师徒之间像父子关系;而在柏林,师父更像我们的兄弟,大家关系更融洽。”


36岁的Sonja是一位建筑设计师,其实要求严格的中国师父更合她的口味。她甚至小声对印象君说:“德国老师生怕打击了学习积极性,总以鼓励为主,太过宽容。在我看来,学武这件事上严格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