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有多少人昨天开始被罗尔/罗一笑事件疯狂刷屏的?如果一定要追究它为何一石激起千层浪,恐怕还是因为它背后的“营销”疑云,直刺所有参与者为善的初衷。虽然事发后深圳市民政局已经表态“网友微信打赏不算募捐行为”,但它终究是骑到了网友爱心的脸上。


(图片来源:微博 @人民日报)


也许有人会联想到曾经中国慈善机构的那一连串丑闻,正是因为NGO组织们信用透支,网络募捐才有了丰厚的生长土壤;相关制度和规范的缺乏,又给被利益驱使的营销者提供了生存空间。可即使在慈善规范系统貌似完善、发达得多的西方国家,慈善行为也很难同“营销”二字撇清关系。


烂尾的“救狗”行动


就在上周六(11月26日),英国《每日邮报》发布了一篇文章独家爆料:“可怜的狗狗们甫出狼巢又入虎穴”:被好莱坞慈善者们救出的它们,数以百计最终还是在笼中凄惨死去!直指一名叫做Marc Ching的华裔美国人,以援救玉林狗肉节上狗狗的慈善之名,将好莱坞明星骗得团团转。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玉林狗肉节曾经掀起过多大的争议,想必是不用圈哥多加描述。反对狗肉节的人们痛骂它的残忍,而也有支持者认为这种地方传统是选择自由、不应被妖魔化。抛开两方孰是孰非不谈,“玉林”这个词是早已成了外媒每隔一段时间就翻出来重谈一次的“熟客”。


(图片来源:Google News)


连很多娱乐界名人都掺和进来,比如今年6月狗肉节前夕,包括大家熟知的好莱坞演员马特·达蒙(Matt Damon)在内的多位外国明星联名拍摄了一个宣传短片,呼吁禁止玉林狗肉节。



Joaquin Phoenix(左一)、Matt Damon(左二)、Rooney Mara(右二)和Maggie Q(右一)等著名好莱坞演员均在此宣传短片中出镜。(图片来源:YouTube频道Animal Hope and Wellness Foundation视频截图)


不过少有人知道的是,把这些明星召集到一起拍摄短片的,其实是这个叫做Marc Ching的华裔美国人。他在短片中也有出镜,头衔是这个叫做“动物希望与健康基金会”(Animal Hope and Wellness Foundation)的创立人。而根据外媒介绍,他的头衔还包括洛杉矶一家宠物营养公司和一家宠物餐厅的老板。


西方抵制玉林狗肉节活动发起人、动物希望与健康基金会创始人Marc Ching。(图片来源:YouTube频道Animal Hope and Wellness Foundation视频截图)


《每日邮报》报道称,Ching从去年九月开始在亚洲各地进行对狗的援救行动,足迹遍布中国、韩国、柬埔寨、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据Ching自己称,为了救狗,他在独自行动的这段时间里被拳打脚踢过,被枪打伤过,甚至还被机关枪口抵在嘴里威胁过,最终“凭一己之力救下了300多只狗狗”。


在洛杉矶频繁出席各类善款筹集晚会的Ching。(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如此具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所为,怎么能不引起常年以此形象登上大银幕的明星们热血共鸣?本来就是惯性靶子的玉林狗肉节,自然而然成了他们“慈善”的对象。他们录制了前面提到的视频,召集到了一大波善款和志愿者,千里迢迢来到玉林,在Ching的“带领”下从屠宰场里救下了1000多只即将被送上餐桌的狗。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根据Ching公布的计划,这1000多只死里逃生的小生命都将从Ching在中国建立的中转站送到国外,交由西方国家的好心家庭收养。时隔1个月后,确实也有英国慈善机构报道接收了Ching送来的“两只猫和几只狗”。然而《每日邮报》这次发表的文章,却揭露了以下几项鲜为人知的后续进展:


由于没有及时得到医疗处理和疫苗注射,只是被粗暴地关在笼子里。有2/3被救出的狗已经死去,仅有几十只被送往外国家庭收养。

Ching以救援行动后患上抑郁症为理由自行飞回美国,留下跟随他来到中国的志愿者苦苦支撑、进行后续处理。

Ching拍摄的亚洲虐狗纪录片被怀疑是摆拍,画面中的惨剧部分是他自行伪造;而遭遇枪击、被暴徒殴打等经历,也是Ching为了营造个人英雄形象编造出来的不实故事。

筹集到的善款几乎都流入了Ching个人经营的宠物店和福利站,而滞留在中国收容所内的狗所需费用,几乎都由另外两家慈善机构在支撑,其中一个是来自英国的Soi Dog。



约700只狗被寄养在当地寺院,僧侣由于信仰原因无法对它们实施治疗,Ching简称对此不知情。(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而对事件进一步追踪发现,Marc Ching飞回美国其实并不是因为什么抑郁症,而是跟同行的志愿者Jeffrey Beri闹掰,就带着善款一走了之,并且中断了给南宁福利站的拨款(从玉林救出的狗中有300只寄养在此)。对此两人各执一词,Ching坚称是Beri滥用善款、性骚扰其他志愿者;Beri则表示由于Ching的半途走人,自己已经从个人积蓄中拿出了5万英镑。



动物希望与健康基金会官方网站上,刊登了不少Marc Ching和狗狗们的亲密照片。(图片来源:动物希望与健康基金会)


除此之外,Ching承认雇用过南宁当地人假扮暴徒,半夜闯进福利站抓走100多指本来要送往海外寄养的狗。而对于他助理向《每日邮报》爆料所说的纪录片筹款数十万英镑、自家宠物店因此月销售额超过20万英镑,Ching却矢口否认,称筹集到的善款并没有这么多。


针对《每日邮报》的爆料,Ching表示不后悔,称:“那些狗本来就要死的。”他还通过动物希望与健康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每日邮报》报道存在“多处事实错误”(multiple factual errors)。



(图片来源:动物希望与健康基金会)


有没有觉得和罗尔募捐门相似点很多?同样的本身具有较高经济能力却选择向外界寻求资金援助,同样的借力自媒体传播速度、影响力快速获得响应,以及激起舆论反弹的根源,让慈善“染上”了营销。


中国慈善,西方慈善


很多人在说起中外慈善事业对比的时候都出言感叹,把问题一股脑归咎于中国慈善事业规范的不完善。但其实早在2004年3月,我们就已经有了由国务院颁布的《基金会管理条例》,监管范围包括公募、私募基金,以及境外基金会在中国内地开设的代表处。



(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具有代表性的西方国家中,美国对非盈利性组织的法律建设主要交给了各州政府,分为组织管理和税收等不同法律,联邦政府不直接干预。英国则是成立了专门的行业监管机构,例如议会直接下属、不设有专门大臣的英格兰和威尔士慈善委员会(Charity Commission for England and Wales),苏格兰、北爱尔兰也有各自类似的机构。



英格兰和威尔士慈善委员会LOGO。(图片来源:GOV.UK)


虽然形式不一样,但无论中国的《基金会管理条例》还是英国的慈善委员会,监管内容都是涵盖了相关机构组织的设立、变更、注销、理事会构成和人员变动、财务管理与使用、监督管理方式、法律责任等方方面面。也就是说从管理系统来讲,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差距。



而中国慈善与西方慈善最明显的区别,实际上还是由于慈善事业起步时间的巨大差异,造成人们日常慈善观念、或者说“慈善文化”的不一样。


根据中国发展简报网在2015年7月发布的《中美慈善文化比较》显示,抛开全国捐款总额上的差距,2012年中国人均捐赠60.4元,而美国同一数字是1007.6美元,相当于中国的103倍。而对比一下两国人均捐赠占比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百分比,中国的这个数字是0.25%,在美国则是8.4%。



2012年中美捐款规模基本数据对比。(图片来源:中国发展简报网)


而根据BBC今年的调查显示,在欧洲国家中,英国最为慷慨大方;可是在全球140个国家中,中国却被评为世界上最不慷慨的国家。有兴趣再阅读整个报告情况的小伙伴可以戳【这里】。



如果说冷冰冰的数据不能说明一切,那么回想一下,我们从小到大捐款的经历,是否大多是出现在曾经学校号召的给贫困家庭捐款捐物、后来的天灾人祸、以及类似这次罗尔捐款门一样的个例性事件?简而言之,在中国常见的个人慈善行为,大多数情况下都依赖于具体“不幸”的触发。



而在西方国家,慈善文化对日常生活的渗透也许更深入一些。还是以英国为例,街上常见慈善商店,既有Cancer Research UK、OXFAM这样专注具体领域的连锁慈善商店,也有各类独立存在的小型慈善商店。通过购买的方式为需要帮助的人筹集善款,是很多英国人的日常。



还有全年各类慈善活动,比如一年一度的伦敦马拉松(London Marathon)、别具一格的大猩猩跑(Gorilla Run)、还有看似出位的“裸骑”,其实都是为慈善项目定期筹集善款。


贝克汉姆一家就曾参与伦敦马拉松,英国皇室成员也是各类慈善活动的常客。(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如果看过前段时间新上映电影《流浪猫鲍勃》(A Street Cat Named Bob)的小伙伴可能也有发现,英国有一家叫做The Big Issue的慈善机构,推出的同名杂志专门交由无家可归者(homeless),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流浪汉”去发放销售,作为提供给他们的谋生方式。这种“授人予渔而非鱼”的援助方式,显然是与对内对流浪汉普遍存在的负面印象和消极处理方式存在差异的。



(图片来源:The Big Issue)


然而即使在如此“日常化”和“大众化”的慈善文化环境里,营销的阴影依然无处不在。前面讲到的Marc Ching事件为一例;前不久圈哥写文深扒过、常年以“动物慈善”为名搏出位甚至达到难以言喻非慈善目的的LUSH,也是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典型。


(图片来源:Instagram截图)


说到底,无论昨天的罗尔捐款门、Marc Ching烂尾的救狗行动、还是LUSH的无良“捐助”,都证明了部分营销者对慈善行为的利用,其实是不分国界的。如果因为这样事件的存在就从此放弃对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那才是善心被侵蚀后最可怕的结局。


罗尔募捐门舆论风暴中心的罗一笑小妹妹,依然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还能够避免被“烂尾”的结局。无论作为父亲的罗尔、还是旁观者的我们,其实都希望她可以在这乱七八糟的舆论轰鸣中摆脱所有不良的影响,健康成长、体面成人。



(图片来源:公众号“罗尔”)


至于那700只被营救出来又凄惨死去的狗狗们,却成为了明星作秀、自我道德满足的牺牲品。


希望无论中国还是西方,在“慈善”两字之后,不再有所谓的真相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