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对不起,我不会为你的不要脸买单(组图)

19 阅 - - 新西兰 - 来源:发现新西兰
字体: . .




一夜之间朋友圈被“罗一笑事件”刷屏,这个正遭受病痛折磨的小姑娘被卷进了成人世界的血雨腥风……



1


前几天,我把一个本来就不熟的旧同学拉黑了。


起因是这样的,她母亲得了白血病,原本的确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


万幸的是,这个同学父母均有医保和退休金,她本人也有几千块月入,家中有房有车,家境不能说有多优越,但是治病、至少是头几期,还是绰绰有余的。


结果在母亲查出癌症后,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哭到死去活来,也不是带母亲做进一步的检查,而是迅速在微信、朋友圈向大家求助,求捐款,求转发,求扩散。


除了声泪俱下讲述自己的母女情,还恳请大家给母亲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后来,真的有和她关系不错的同学拉了捐款群。


大众本来就有从众心理,特别是在表现自己善良博爱这件事情上,一经带头,群里立马就争相发来慰问,陷入一片“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片爱”的美好氛围中,几个原本私下对此颇有微词的人也不便在此刻发声了。


就在此刻,一位热心同学圈了我:


看你公号做得还挺大的,粉丝应该不少吧,你帮她募募资呗。


毕竟,人家的母亲得了癌症。我也不想说什么,打着哈哈,默默就准备退群了。


结果就看到了这个人给我发来的私聊:对啊,差点忘了你。我没说话,她紧跟着说:你这几天哪天方便?发之前可以给我看一下。


Whaaaaaaaaaat?


我有点无语,就回了八个字:深表同情,无能为力。


她特别生气:你也是有父母的,怎么能这么冷血!


我也火了,


我说恰恰就是我也有父母,我才看不起你。


你自己有收入,你父母有医保有退休金,再不济,你还有房子,现在只是刚刚查出癌症,治疗方案和费用都还没出,你先忙着从别人口袋掏钱了。


对不起,我实在看不出来你是自己有孝心,还是想让别人帮你尽孝心,是真盼着给你妈妈治病,还是唯恐她拖累你的生活。


如果她的母亲因为没人捐款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那唯一的理由就是这个女儿不孝。


逢生病,第一件想到的事不是治病,而是要钱,也算是国人一大特色了。



2


我小学读的是铁路的子弟学校,有个比我高一年级的女生得了癌症。


她的爷爷是当地铁路局的副局长,父母也都是铁路干部,她生病,住的是最好的病房,打得全是进口药。


不知道是这家人向学校提的建议,还是校长急着要拍马屁,学校课间小喇叭播报她的病情播了足足一个星期,强迫大家捐款,班长挨个去收钱,还要把每个人的捐款金额记在本本上。


我特别清楚地记得班上有个女生是农村过来的,家境很不好,勉强掏了一块钱,被全班同学笑话。


几个男生很大声地说:你看那个谁谁谁才捐了一块钱!


那会儿学校天天都在放那首【爱的奉献】,但是在我听来,这就叫爱的绑架,从此听到“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的旋律响起,我就反胃。


前一阵,网上还曾有个卖惨众筹捐款给女儿治病的人被扒出一家人旅行买名牌一样不缺。


曝光后,做父亲的特别淡定地说:凭什么为了给女儿治病降低我们夫妻的生活质量?


轻松筹这类众筹平台的普及,给了一些不要脸的人新型的谋生手段,说好听点叫要饭,说难听点叫诈骗。


不花自己的钱治病还是小事,更有狠心极品的,拿着亲人的病要钱,钱到手了,盘算着这人横竖一死,索性放弃治疗,等着靠剩下的捐款发家致富,简直就是吃人血馒头。


我觉得这些人需要众筹的不是钱,而是一张脸。


有个朋友劝我,别这么偏激,看不下去别捐就好了,愿者上钩的事情,谁也没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捐。


我说这不是偏激的问题,是有些人,装成一副弱者脸,吃相太难看。


这个世界对好人太薄情,我真的不想再有第二个丛飞。


安徽利辛女子李娟明明被自家男友养的狗咬成重伤,却编造了一个勇救女童的故事,一天就收到捐款超过70万,其中据说有个以卖破烂为生的老大爷,省吃俭用给她捐了五千块钱。





3


一个人装成弱势群体,去骗那些真正的弱势群体的血汗钱,是无耻。


我曾亲眼看到那个因为只捐了一块钱被全班同学羞辱的女孩,每天的午饭就是一块馒头加上一袋咸菜。


因为穷,被歧视,被欺辱,比起那个住在特需病房的绝症女孩,我倒觉得这个同学更需要帮助,谁来治愈她的伤?物质的,精神的。


也许你会说,这怎么算欺骗,人家得病毕竟是真的。


如果你坦坦白白地说,我(或家人)得了绝症,我家里有三套房,但是我一套都不想卖。


我的银行卡还有几十万存款,但是我一分都不想动。


医保给我报销了大部分的医药费,但是我还是需要钱,我会拿这笔钱旅行、度假,买你们这些给我捐钱的傻瓜一辈子都不舍得买的奢侈品。


那么我会说,虽然你不要脸,但是不要脸的挺坦荡。如果有人还愿意捐钱,那么才是真的愿者上钩。


社会资源是有限的,人们的爱心透支额度也是有限的,正是这些人对他人爱心和善意的滥用,关掉了那些真正有需要的穷人们的求助之门。


很多真正的弱势群体,甚至连众筹平台是什么都不知道,中国75%的自杀发生在农村,走投无路时,除了死,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求助。


所以,我只会帮助两种人:


一种是真正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


为了给亲人治病变卖了一切可以变卖的家产,已经行到山穷水尽,只为了万分之一的奇迹不抛弃不放弃,我不能说这样是否理智,但至少这份执着的爱可以感动我。


一种是那些值得你去帮助的人。


他们并不会向你申请帮助,可是你还是会禁不住想要帮助他们做点什么。比如我的朋友方洛洛,是个特别开朗的女孩。


她的公众号方洛洛久未更新,后知后觉的我才从一条推送里得知了她不幸患上乳腺癌的消息。


她和读者们聊自己秃了的头发,吐槽自己放化疗的经历,所有痛苦都被云淡风轻地一笔带过。


“人生就是这么刺激,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发生啥。”她跟我笑着调侃,好像再说一段别人的故事。


我和她没有见过面,但是她的这份乐观深深打动我,就让我特别想帮她做点什么。


还有个朋友,家里穷,当年为了给父亲治病砸锅卖铁,后来不得已募了捐,他把每一笔钱都记下来,父亲后来还是走了,他用了五年的时间,一笔一笔去还钱。


有几年他熬得很苦,除了上班,晚上还接翻译的工作,周末去做家教,一天睡不到5个小时。


他肯吃苦,又守信用,大家有机会都愿意去关照他。


如今除了还清了那笔恩情债,他还给自己攒够了出国的学费,去年去了美国。


爱惜自己羽毛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一个体面的人,即使身处绝境,也依然是体面的。


对于那些拿悲惨当卖点,甚至盈利工具的人,不要被道德绑架,该拒绝拒绝,该拉黑拉黑,人生苦短,精力有限,请把爱心留给那些真正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