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看着自己长达60厘米的金色头发,镜子中的新西兰女孩 Saunders笑了。


这些头发看上去和她自己的没什么差别,气味、感觉也都一模一样。


然而这些头发并不是自然生长的,是花钱买来的。


与此同时,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农村,一个失去了自己头发的女孩正在对着镜子哭泣…


是的,Saunders刚刚进行了一次接发,她满头的新发只是每年新西兰进口的价值约250万纽币的人发(相当于62,500个女孩的马尾辫)中的一小部分。



也许你从来不会想到,每年,有价值高达十亿的人发交易在进行着——它们被人从东方女性的头顶减去,然后转卖给西方女性。



在新西兰,接一次头发需要花费700至2000纽币不等,而在中国,如果幸运的话,留了三年的长发头发也就能卖到80纽币的价格。


在这样巨大的价格差下,中国仍旧是世界第一大人发出口国——有高达80%头发制品来源于中国。



在中国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马集乡港集村,你可以看到路边矗立着一块新立的石碑,石碑上写着“人发之乡港集欢迎您”。



这里是中国最大的发制品加工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人发加工业。


一段超过1米的原生头发可以按克来计算价钱,和黄金一样价值很高,当地人把这些能够给他们带来巨大财富的人发称为“黑金”。


一个产业的诞生


*以下图片可能造成不适感,

心理承受能力不强者请快速划过


走在港集街头,随便走进一户人家,屋内就可能是毛发制品的加工作坊。

仓库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塑料筐,里面装满了从各地收来的头发。

在各个加工厂里,村民把收购来的人发进行漂洗去除杂质。

工厂的女工对杂乱的头发进行梳理。

去除杂质的人发在经过消毒后,会根据客户需求染上不同颜色。

人发在漂染后,会残留药品,需要通过人工用手重复捞出、清洗三遍才能进入烘干区。

等待烘干的人发被悬挂起来,整齐地排列着。

全部工序完成后,这些人发会被一缕一缕的用塑料片粘贴在一起,等待着新的主人。

在南半球的新西兰,这些远渡重洋的人发最终被接在了当地女性的头顶,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


一缕头发的故事



在太和县尘土飞扬的郊区,太阳正在慢慢下沉,一个独腿的人发交易贩子骑着摩托车正穿越绵延几里的玉米地。


他在寻找留着长发的女孩。


一个扩音器栖息在右边的摩托车把手上,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收头发,收长头发。收头发,收长头发……”


他叫常少云(音译),20年前,在一次工厂事故中失去了一条腿,如今顺应时代和市场,成为了当地20000名人发交易贩子中的一员。


年仅14岁的刘晴雯(音译)和她的母亲在院子里等待着常少云的到来。女孩长发及腰,被扎成了一个长长的马尾。


常少云跳下摩托车,拿起拐杖走过去,抓起刘文晴的头发感受着长度、发质和重量。



几经讨价还价之后,刘的母亲和常少云将价格定在了700人民币——几乎是普通头发价格的两倍。


这之后,刘晴雯就被安排坐在椅子上,一阵梳理之后,她留了几年的长发被剪了下来。



一周后在奥克兰,一个多云的下午,28岁的 Jessica Harris坐在美发店的椅子上,享受着金色的长发从她的发根处向下缠绕。



她以前也做过这个。


事实上,每六周, Jessica就会来到位于Dominion路上的这家美容美发店,让那些脱落出的头发重新与自己的头皮紧贴,以保持头发的自然状态。


Jessica 从事成人娱乐行业,她承认自己有些“接发上瘾”。


而在西方女性中,像Jessica 这样在接发上花费上千纽币的大有人在。这些来自陌生人的头部的人发帮助她们自己拥有看上去更长更浓密的头发。


长而柔软的头发会使女性感觉女人味十足,“你看起来会更性感,”奥克兰市中心一家发廊的店主Rita Vhargava说。



“唯一不好的就是你男朋友无法‘穿越你的长发他的手’,因为你的头发里会有很多塑料片。”



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7月,今年新西兰已经进口了价值约130万纽币的人发,绝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


2014年新西兰进口头发的数据


因为社交媒体和名人文化的影响,接发在西方女性中受欢迎的程度正在增加。据说碧昂丝有价值高达100万美元的“人发库存”,而像卡戴珊这样的电视明星也会每个月通过接发来改变自己的头发颜色和长度。


由于消费市场的驱动,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人发产业。一个普通的工厂每天可以生产5公里长的头发,每年出口的人发总长度可达1825公里。



今年14岁的刘晴雯并不是第一次剪去及腰长发了,11岁那年,她第一次将留了多年的长发剪去,给种玉米为生的家人换来了足够买两个月大米的钱——那一次,看着被剪短头发的她,她的妈妈哭了。


尽管刘很喜欢自己长发的样子,但是她已经可以坦然接受剪头发换钱的事情,“如果我们家比较富有的话,我就不需要这么做。”



然而,她的家境并不富裕,所以,几年后,这一切还将重复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