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商人特朗普 美利坚开创者的当代幻影(图)

18 阅 - - 历史 - 来源:王天逸博客
字体: . .

作为一名“恶名昭彰”、“贪得无厌”、“蛮横好斗”的商人,特朗普能够被美国传统选民所接受,其实是合情合理的。

毕竟,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本身就是一群贪暴图利的商人们开创的,而那些在文学家笔下堪称道德模范的美国国父们从来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虚影假像。

英国人的历史向来堪称良史,但在英国人的记录下,北美殖民地的种植园商人从来都是一群唯利是视的贪婪暴民,相比于加拿大体面忠诚的绅士,这些东海岸刁民为了利润可以随时不择手段。这一点,在美国独立前北美十三州商人频繁的走私和偷税事件中早已展露无疑。

法国人在独立战争最危难的时刻拯救了美国,并给予美国无数的金援,但美国唯利是图的商人国父们战后毫不犹豫地撕毁了债务,原因仅仅是因为背信的成本低于还债的代价,这迫使法国不得不尝试对曾经的盟友开战。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新国家(美国)的领导人,寡廉鲜耻令人震惊。”——法兰西共和国执政巴拉斯

1803年,第三任总统、国父之一的杰斐逊从法国人手里买到了路易斯安那地区,美国领土几乎增加了一倍,但为了消弭广阔领土上的印第安人叛乱和不安分的法国人,杰斐逊随后下令驱逐屠杀印第安人,同时禁止当地人说法语和信仰天主教。

杰斐逊从拿破仑手中购得路易斯安那地区,美国领土增加一倍——2003年12月20日,新奥尔良的上诉巡回法庭举行了一场审判,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斯卡利特等最后认定美国前总统杰斐逊有罪,而且罪状有3条:一是延长奴隶制、二是驱逐印第安人,三是歧视在路易斯安那的法国人。

报业大亨拉马尔,印第安人眼里的冷血屠夫,他在1835年的圣吉辛托古战役中,指挥少量骑兵与休斯顿配合一举摧毁了墨西哥庞大的政府军,并俘虏其总统桑塔·安纳,从而迫使其承认广阔的德克萨斯属于残暴的盎格鲁撒克逊商业殖民者。

事实上,无论后人如何美化山巅之城的奠基者,无论今人如何鄙夷特朗普的为人,都不能抹杀一个基本的事实,即特朗普的道德和品味其实并不比美国的国父们堕落多少,这位地产商人对穆斯林的敌视态度比起拉马尔灭绝印第安人的残暴行径显然要逊色很多。而特朗普发自内心的商业文明优越感、唯利是图的商人政治理念和不择手段的贪婪行事风格,某种程度上属于美国开创者强国理念的当代幻象,也是美利坚民族(美国禁止说法语禁止说德语)战前一脉相承的本源精神。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每一个伟大民族都有其与生俱来的内魂精魄。那些非凡的文明开创者通过震古烁今的丰功伟绩,将他们的英姿永恒地铭刻在本国国民的历史记忆之中。当国家濒临艰难之时,过去伟人的身影就会分外明晰,并成为绝望子孙慌乱之中呼唤的希望:

大元帅马尔博罗公爵在布伦汉姆战役后写信告知国内——他的子孙丘吉尔这样夸耀自己祖先的功业:“路易十四不能理解,他的优良军队不但战败,而且灭亡了,从此,他考虑的已经不是怎样称霸欧洲,而是如何体面地结束这场由他挑起的战争。”

1704年8月,丘吉尔的祖先马尔博罗公爵在布伦汉姆会战中,奇迹般地摧毁不可一世的法国大军,挽救了英国的盟友荷兰与奥地利,从而开创了英帝国百年霸业的根基。从此,马尔博罗公爵成为英帝国永恒的救世主。于是,当伟大的日不落帝国面临灾难的时候,他的人民自然就会把马尔博罗公爵的幻象投射到公爵的后裔邱吉尔身上;

德意志帝国统一的根基是布吕歇尔和毛奇这样的军人奠定的,当德意志民族面临灾难的时候,他的人民自然就会期盼一位军人带领他们走出困难。于是,老兵希特勒拥有了他的时代。

沙皇彼得大帝通过专制手段致力于扩张和改革,并使得俄罗斯成为超级强国。他的行事风格和统治思维成为每一个伟大的俄罗斯统治者不断于效仿的对象。以致于“任何试图统治俄罗斯者,必然首先扮演一位沙皇”。

因此,一个伟大民族在危难时刻的选择,不仅仅寓意着她的勇气,更体现了她的本能性格。那些曾经取得成功的建国理念,那些曾经奠定辉煌的伟人影像,无疑会成为嵌入国民灵魂深处的本源精神。

就像英国人选择贵族邱吉尔,德国人追随军人希特勒,俄国人跪拜沙皇普京,美国人认可商人特朗普,这就是文明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