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习近平四点希望能解救人文价值的消解吗?(组图)

67 阅 - - 社会 - 来源:梦溪博客
字体: .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讲话中强调,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并对文艺工作者提出四点希望。文艺在社会中的功用被再度升华。

文艺的社会功用,尤其是文学,自古至今是毋庸置疑的。

习近平对文艺工作者提出四点希望(图源:新华社)

文以载道 古已有之

习近平提出文脉同国脉相连,显然,文艺被提升到中国文化的战略的高度,对一个国家精神面貌的建设和社会整体价值的构建,任何时代都不能够忽视。其中,尤以文学为甚。

“文以载道”,中国古已有之。宋理学家周敦颐《通书·文辞》:“文所以载道也。轮辕饰而人弗庸,徒饰也,况虚车乎。”文以载道是关于文学社会作用的观点。顾名思义, “文以载道”的意思是说“文”像车,“道”像车上所载之货物,通过车的运载,可以达到目的地。

其实“文以载道”的思想,早在战国时《荀子》中己露端倪。荀子在《解蔽》、《儒效》、《正名》等篇中,就提出要求“文以明道”。后来唐代文学家韩愈又提出的“文以贯道”之说。

古人所讲的“文以明道”、“文以贯道”, 实即就是现在我们说的“文以载道”。“道”,承载着一个社会的思想与精神,是某一时代的集中表现。而在引领社会风气的各种因素中,文学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这从历代统治中推行的政策中就可见一斑。

在一个风气相对好的社会,需要文学的进一步引导与优化。而在浮躁的环境下,对文学的作用更应该予以重视。有人会质疑,文学作品的净化作用究竟能发挥几何。的确,文学,或者说文艺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的弊端与顽疾,但并不是放弃的理由。

再者,贪婪亦是人的本性,或者说是人性的阴暗面。依靠道德劝诫和文学的说教或许会使人暂时清醒,但长久的清醒,需要文学长久的提点与浸润。

当下人文价值的不断消解

当下的中国,如世界所见,物质文明确实进步神速,不过,与之匹配的精神文明,或者说灵魂的脚步,则远逊于物质发展的速度。炫富、妒富、贪婪、对底层的鄙视,加剧着社会阶层的分化。从新富阶层的消费方式、从普通百姓对快递小哥的鄙视、从对权势的贪婪到从大众利益的漠视、从诈骗到对弱势群体同情的欺骗……无不解构着这个社会的人文情怀与社会的良心,对人文的向往被对财富的追逐所压制。

鉴于对资本与利益的追逐,现实生活中,用不正当的方式脱贫致富的人比比皆是,用不正当的方式脱贫致富但没受到惩罚的人也比比皆是,虽然痛骂着那些用不正当的方式脱贫致富了的人,但只要自己有了机会也会那样做的人更是比比皆是,这就是所谓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在此前召开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前召开的中共高层内部预备会议上,有海外中文媒体报道,习近平首提“人心不古世风日下”,除了要“从严治党”纯洁党风之外,从2014年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到现在提到,文脉与国脉相连,也显示他净化社会风气的决心。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在东亚文学论坛上曾提到,中国人近年来的物质生活有了巨大的改善,个人的自由度较之以前也有了大幅度的宽松,但人们的幸福感却没有多大的提高。因为财富分配不公,少数人利用不正当的手段致富导致的贫富悬殊已成为影响社会安定的主要原因。而那些非法致富的暴发户们的骄奢淫逸、张牙舞爪又引起了下层百姓的仇视,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强烈的仇富心理。

文人之笔,劝善惩恶

人文情怀越来越缺失。可悲的是,如今,谈起文化谈起文学情怀,反倒会被耻笑,认为是不切实际的追求。大众已然如此浮躁,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寻求情怀与人文价值?

他们错了吗?错了。错在用对物质的追求消解了生命存在的深层意义。凡事都有限度,一旦越界,A就不再是A。这是人生最本真的意义。

有人说,追求的人文价值与情怀,如果不能变现,又有什么价值?须知,人文的价值是社会的良心所在,用市场作为衡量标准,本身就是一个谬误。

莫言表示文学也是解救自己(图源:新华社)

“文人之笔,劝善惩恶。”文学,通过刻画生活中的美与善、恶与丑,引导精神世界向上的力量,这才是当下社会最奢侈的诉求。用中国人独特的思想、情感、审美创作有鲜明中国风格的作品,不仅是彰显文化自信,也是解救我们自己的灵魂。

正如莫言所说的,我们的文学真能使人类的贪欲,尤其是国家的贪欲有所收敛吗?结论是悲观的。尽管结论是悲观的,但我们不能放弃努力。因为,这不仅仅是救他人,同时也是救自己。

当然,文艺工作者,也不能忘记与时俱进。文学的价值,文艺的功用,是社会前进的永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