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一家低调、神秘的联邦机构对当选总统特朗普反常大唱“赞歌”,然后这些推文神秘消失又原封不动现身;更重要的是,他们所“颂扬”的内容是后者从未承诺要做的事情——周三推特上引发无数猜疑的这一幕,让特朗普正式当选总统后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成了焦点:如何避免这位地产大亨既经商又从政带来的利益冲突?

2016年10月26日上午,特朗普及其家人在为特朗普国际酒店剪彩。来源:AFP

“就像我们跟你的律师讨论的那样,解决这些冲突的办法是剥离所有权(divestiture),”美国政府伦理办公室(OGE)在官方推特账户上写道。在另一篇推文中,他们写道,“好极了(Bravo)!解决这些利益冲突的唯一途径是剥离所有权。好想法(Good Call)!”

这些推文无论是从字体大小和行文方式上,都有刻意模仿特朗普推文的嫌疑。根据OGE官网介绍,该办公室的职责主要是监管伦理项目和工作的执行,确保“政府官员做出的决定不受利益冲突影响”,从而加强政府决策的公信力。该办公室主任由总统任命,任期为五年。现任主任肖布(Walter M. Shaub)是2013年由奥巴马总统任命的。

该办公室对外发布的消息通常都是正式的公文体,对机构、官员提供建议通常也都是通过私下渠道传达,这让周三(11月30日)一连串发布的九条“赞扬”特朗普的推文格外令人费解。

更让人关注的是他们“赞扬”的内容,因为事实上,特朗普从未公开承诺过要剥离资产,至少从未通过推特传达过类似的信息。

在这之前,同一天,这位当选总统也在推特上承诺,上任以后将“完全”从他的“伟大企业”中脱身出来,“专注”管理这个国家。

他没有就如何脱身提供细节,也没有表示会不会剥离所有权。不过他承诺,将于12月15日在纽约与子女召开一个“重大新闻发布会”,讨论“完全”离开他的“伟大企业”专注运营这个国家的问题。他还说,“让他完全脱离商业运营的法律文件正在起草中”。

“虽然法律并没有强制要求我这样做,但我认为这从外观上看非常重要(visually important),作为总统,决不能与我的各种业务产生利益冲突。”他说。

特朗普这席声明迅速遭到了华盛顿法律和伦理专家的批评。在奥巴马任上担任白宫伦理律师的艾森(Norman L. Eisen)和布什政府期间担任伦理律师的佩因特(Richard W. Painter)在发给《纽约时报》的一份联合声明中说,特朗普在推特中强调的是摆脱“商业运营”,而非剥离所有权,这意味着,他不排除保留在“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iton)的权益,或让子女控制他的企业。因此,他竞选总统的动机难免让人生疑:选择从政是为了他的个人经济利益还是像他所说的“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

他们指出,特朗普不参与企业运营“当然很重要”,但要想彻底避免利益冲突,“他必须同时通过全权信托等方式剥离他在企业的所有权”,因为作为所有者,外国公司对特朗普集团的付款还会让他受益,而这可能是美国宪法薪酬条款(Emoluments Clause of the Constitution)所禁止的。

另外,如果特朗普的商业由子女运营,那么后者就必须从政府业务中脱离出来。他的子女参与了他的竞选活动,其中一个备受关注的女儿伊万卡还陪同他前往日本会见了该国首相安倍晋三。

致力于推动政府伦理的非盈利机构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Ethics常务董事布克拜德(Noah Bookbinder)告诉《纽约时报》,“除非他把商业出售给家族以外的人,并把所得放入一个全权信托,否则他相当于没有就解决这个问题做出任何实质性努力。就因为你在推特上说了什么,不代表实际就会这样。”

“全权信托”又叫保密信托,是指委托人把财产投资交给一个独立第三方打理,受托人不向任何人透露投资情况,且原则上不受委托人影响。

美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总统必须通过剥离财产等途径防范利益冲突,但艾森和佩因特指出,过去40多年,历任美国总统在正式当选前都将个人资产放入了全权信托。

《纽约时报》指出,如果特朗普愿意的话,他可以从政府伦理办公室获得一个剥离财产的证明,这样他在出售业务时能够享受到巨大的税收优惠,但资产清算后所得资金,只能投资到国债或多样化共同基金。

特朗普一直坚称,法律并没有强制他采取措施剥离资产。上周二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还提到“法律完全站在我这边”,不过他同时表示,“我会努力,让某些东西规范起来,因为我不在乎我的商业业务。”周三,他在推特上再次强调,“当总统是个重要得多的任务!”

OGE似乎无视了特朗普提到的脱离“商业运营”和放弃“所有权”之间的区别。 “欢迎(特朗普做出的)剥离所有权的决定!棒极了(Bravo)!”他们在推特上说。推文说他们与特朗普律师会过面,同意“解决这些冲突的唯一办法是剥离所有权”。“我们告诉你的律师,如果你剥离了我们会颂扬你,我们说到做到。”另一篇推文称。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报道称,这些推文发出后曾经一度消失,随后又重新出现在他们的官方账号里。一些人因此猜测该账号可能被黑客入侵,更多人将OGE这些不符合事实的赞美视为讽刺。Slate杂志资深专栏作家Josh Voorhees写道,

“不管OGE是故意装天真,还是狡邪地讽刺,一个肩负着引导白宫伦理重任的联邦机构把推特视为向美国当选总统传达重要信息的最佳平台,这一点令人震惊。遗憾的是,他们可能没有别的选择。”

在答复NPR等媒体问询时,OGE否认了账号被黑一说,同时强调,他们发布的这些推文“只是对当选总统在推特上发表的公开言论做出的回应”,并强调,OGE“是个无党派机构,不支持任何个人。”至于这些推文为何一度消失,他们没有给出正面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