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撞能撞死了,死了算了!……做死她!”

“想告告,想闹闹,至大(最大)成府谷县第一大新闻!”

11月25日,陕西府谷县女子王慧莹给“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播放了婆家试图谋害她的录音,她表示,至今都不敢相信,这些狠话出自昔日亲人之口。

过一会,她又喃喃道,“我自己找的老公,我自己活该!”

王慧莹今年29岁,结婚3年,期间丈夫出轨,她与公婆反目。

面对“家大势大权大的婆家”,她自觉危险逼近,于今年4月公开举报自己的公公—时任府谷县国土局副局长张少军,指其贪污腐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8月中旬,张少军被榆林市纪委“双规”,后检方以涉嫌受贿罪正式立案侦查。

11月29日,“北京时间”从榆林市检方相关人士处获悉,该案已交由子洲县检察院侦查办理,嫌疑人张少军被刑拘,目前已进入批捕程序。

丈夫出轨被“现场捉奸”




王慧莹与张辉2013年的婚礼现场 图/北京时间

王慧莹与丈夫张辉(化名)相恋于西安某大学,毕业后两人回到共同的老家——陕西府谷县。2013年3月,在恋爱2年后,两人在老家举办婚礼。

一张拍摄于婚礼现场的照片证实,婚礼当天,身着深色西装的张少军携妻子一同出席。彼时,一身婚纱的王慧莹一手挽着丈夫,一手挽着婆婆,笑意满满。

“现场亲朋好友几百人都见证了我们的婚礼”,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结婚之前,公婆便一心想要“二胎”,“他们反复多次劝说我先不领结婚证,等到要生二胎时再领,这样他们方便操作生二胎。”

王慧莹声称,虽然她并不清楚公婆究竟会如何操作,但出于尊重长辈的心理,她默认了公婆的决定。

婚后,夫妻二人依旧在各自单位上班。直到2014年5月,王慧莹怀孕之后,她渐渐发现,丈夫对自己越来越忽视。“9月是我生日,以前每年生日都是他陪我过,但那年9月,他甚至问都没问。” 王慧莹就此心生怀疑。同年11月,在一次查看丈夫手机微信时,她发现丈夫已经和同单位一李姓女同事以“夫妻”相称达2个月之久。

碍于公公的官员身份,王慧莹称她起初并不愿声张家丑,曾私下让自己老公带着对方进行一次面谈,“对方知道他有老婆后,也答应退出,我以为事情就过去了。”

2015年4月,在女儿出生2个月后,丈夫突然向她摊牌,“他多次叫我走,带着孩子一起走,说反正没领结婚证,不算结婚。”

王慧莹不从,夫妻关系降至冰点。她说,自那时起,丈夫几乎每天都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家里大小事情不管不顾。

同年10月11日下午,在一众好友的帮助下,王慧莹发现丈夫与该李姓女子先后步入县城某大酒店,众人将其“捉奸在床”。

王慧莹称,丈夫表现坦然,言称“就是不想过了”。





张辉被妻子“捉奸在床”场景 图/北京时间

监控中多次听到公婆商量“做死他”

“事情发生后,我公公故意让他儿子藏了1个多月,然后告诉我说他儿子跑了,失踪了。”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我公公当时还放出话来,说他儿子要是有本事在外面呆几年再找一个人结婚,我又能怎么办”。

那是王慧莹第一次觉得昔日“和蔼可亲”的公公竟是如此陌生。





王慧莹草拟的约束协议 图/北京时间

2015年12月5日,双方父母及子女坐到一起协商如何解决小夫妻俩的事情。

为防不测,王慧莹拿出一份《约束、限制张辉的办法》。该约束协议提出对张辉财产制约,即把西安东郡、西安电子五路大商铺、前石畔河滨苑的房子及两个车位过户给王慧莹。

与此同时,王慧莹提出经济制约的办法,将丈夫的银行卡交由公婆保管,“他(丈夫)银行卡上平时都有一两百万”。

“丈夫是我自己选的,日子肯定是要继续过,但过归过,家里房子那么多,就给我过户3套”。王慧莹解释称,此举是为了约束限制自己的老公,“如果有朝一日丈夫真的不和我过或者发生类似事情,他就算不心疼人他也得心疼那点东西,这样一来就多少对他有点制约”。

据王慧莹回忆,公公张少军在看到该协议后,表示“考虑考虑再说”,但婆婆却当场大发雷霆,“她说坚决不同意”。

协商后次日,王慧莹收到公婆一方回复,对方称房产过户一事办不到,约束其儿子的其他条款同样办不到。此后,公婆一家不愿再就此事进行任何协商。

在此期间,王慧莹通过家里安装的监控设备,数次听到公婆埋怨她以及商量要伤害她的谈话。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该监控设备是自己早前私下安装,本意是为防止家中保姆对孩子不好时自己能及时发现。

从王慧莹提供的几段简短录音里,“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听到诸如“撞能撞死了,死了算了”;“做死她(他);“她(他)就想闹成府谷县轰动新闻”等等。王慧莹称说这些话的就是自己的公公张少军。

起初,王慧莹以为公婆只是发牢骚而已,并不会真正付诸行动,“我总以为是我多心,谁知道他们真就敢这样做”。

王慧莹声称,就在今年4月12日,下班后正走在路上的她,突然被一辆从身后冲出的摩托车撞翻在地,等到她爬起来再看,不远处骑在摩托车上的正是丈夫张辉。

摩托车事件后,王慧莹称她很伤心。在她看来,夫妻之间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可以忍让,但要是来伤害她或她家人,这就涉及底线问题,事情便再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就相关事件向张辉本人求证,但连续多次拨打电话,对方始终没有接听,多次发去短信亦未收到回复。

举报后公公被双规

事发当天,王慧莹将被撞遭遇告知母亲,母女俩一番商量后,一致决定公开举报。在王慧莹看来,张辉之所以肆无忌惮地选择在大街上撞人,完全在于公公张少军的撑腰与纵容。

“如果不是那天他儿子骑着摩托来要我女儿的命,我们绝不会举报他。”王慧莹母亲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在真正下决心举报前,她们也曾有过纠结,担心“两家就此结下死仇”,但权衡再三,母女俩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举报后,矛盾就公开了,那如果我女儿真出什么事,大家就都知道是他们干的”。

一周后,王慧莹和母亲带着举报材料前往榆林市检察院进行情况反映。此后一段时间,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她曾一度躲在省城西安。

时间转至8月下旬,在得知公公被“双规”后,王慧莹以为事情就此结束。

“双规不到1个月,我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几个朋友私下告诉我,对方家里一直在活动此事,很可能他(张少军)过段时间就会放出来,我一下子就慌了神。”王慧莹说她担心被报复,更担心因自己的举报而牵连家人。

迫不得已,她再次进行了网络实名举报,将相关举报信息发布在各大网络论坛,希望借助网络的传播让更多的网友关注到。“他(张少军)不倒我就命不保”,王慧莹这样解释自己网络举报的动机。

今年9月26日的网络实名举报中,王慧莹直指张少军存在巨额资产来源不明、数千万民间放贷、家人名下多处房产总价高达千万、收受他人美元以便出国旅游、一抽屉金条等诸多“贪腐”情形。

9套高档房产分布西安榆林

在网络实名举报中,王慧莹共列出张少军家人名下多达9处房产(府谷县4套,榆林市1套,西安市4套),总价上千万元。其中包括房产的实景照片,房屋所在城市、街道位置、小区名称、门牌号码等。

“他们家房子太多了,有些我听说过但还没去过,我都不举报,我举报的都是那些我亲自去过的。”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正因如此,她才会在网络举报中附上全部9处房产的实景照片。

据王慧莹介绍,她结婚时所住婚房是张少军所在府谷县国土局家属楼,“当时公公就告诉我,做人要低调,家里还有给我们准备的‘新房’,等以后装修好再说。”




王慧莹举报婆家在府谷县“河滨苑”小区有房产 图/北京时间

“新房”所在小区为府谷县“河滨苑”小区。这是一处当地人眼中的高档楼盘,沿河沿公园,楼下就是幼儿园、小学,步行5分钟就是中学,“我们住的是里面最好的户型,采光无死角,我公公当时还跟我炫耀说别人要花200多万,他自己68万就拿到了。”王慧莹称她曾亲眼看到过购房收据。

11月26日,“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实地探访国土局家属楼南楼2单元2楼发现,王慧莹所称“婚房”大门紧锁。有小区住户证实张少军多年前曾在此居住,“他搬走后听说是给儿子作了婚房用”。同日,在“河滨苑”小区3号楼28楼,王慧莹所称“新房”同样大门紧锁。小区物业向“北京时间”证实该小区最好户型的确集中在3号楼,但拒绝透露业主信息,“我只能告诉你,能买得起的,非富即贵”。

在张少军夫妻所住的府谷县“又一村”小区,有小区工作人员自称曾去过张家,“房子挺大,看着也挺豪华”。“北京时间”此后多次致电张少军妻子,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针对网络实名举报中所列西安4处房产,王慧莹称其都曾一一去过,“2套住房,2套商铺,我婆婆名下2套,我老公名下2套,现在我老公的妹子就住在里面的一套,她在西安上班”。

“北京时间”注意到,2015年12月王慧莹草拟的“约束限制张辉(丈夫)的办法”的协议中,关于财产制约部分就曾提到:把西安(中海)东郡的房子及车位过户到王慧莹名下;把西安的一间大商铺过户到王慧莹名下。该协议遭公婆一方拒绝。





一份房屋租赁契约显示,甲方为张辉 图/北京时间

“西安的大商铺是我婆婆的,小商铺是我老公的。”按照王慧莹向“北京时间”提供的一份房屋租赁契约显示,位于西安市高新区丈八路金泰假日花城17号楼一套商品房,被以每月5133元的租金出租。租赁期限从2015年2月15日至2017年2月14日。

纪委检方先后询问“贿款”细节





张少军抱着孙女的照片 图/北京时间

此前11月18日,有陕西当地媒体称从榆林市检察院获悉,检方已经以涉嫌受贿罪正式对张少军立案侦查。此外针对其是否涉嫌其他犯罪,检方表示仍需进一步侦查。

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早在10月中旬她便接到自称当地纪委人士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向其询问关于“贿赂款”的相关细节。11月21日,又有自称检察院的2名工作人员前来府谷某宾馆,再次向其询问“贿赂款”的相关细节,“一个人问,一个人记录,最后让我签字按了手印”。

11月29日,“北京时间”从当地检方相关人士处获悉,张少军一案目前交由子洲县检察院侦查办理。随后,子洲县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向“北京时间”证实此事,并称嫌疑人张少军已被刑拘,已报请榆林市检察院批捕。(文中张辉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