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爱就像溪流,

清澈,透亮。

情深我心

1965年12月10日,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政厅,

华光异彩,雅贤云集,

这里正在举行诺贝尔奖颁奖典礼。

这一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被授予美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

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



这位爱因斯坦之后最睿智的物理学家,

小学自学微积分,初中自学相对论,

绘画、打鼓、滑稽戏均有涉猎,

可谓难得一见的全才。


他是科学界的段子手,

会造原子弹的艺术家。

谢耳朵口中“物理学的叛徒”。

却也是世间最痴情的男人,

半个世纪的挚爱,跨越生死的深情,

只为心中最美的那个她。


她就是艾琳·格林鲍姆,

(Arline Greenbaum),

13岁情窦初开之际,

上苍让天赋异禀的费曼,

邂逅了天生丽质的艾琳。


那时的艾琳美丽善良,

走到哪都是众星捧月的女神,

身边总是围着一大群男孩,

而那时的费曼闷骚木衲,

还只是个瘦瘦小小的理工男。



深情一眼,挚爱万年。从见到艾琳的那天起,费曼就是深深爱了上她。为了引起艾琳注意,费曼可谓费尽心机。他去艾琳的美术班上做模特,他找陌生女孩练习接吻。他想尽办法走进艾琳的生活,却无法鼓起勇气对她说出只言片语。


直到17岁那年,

费曼的默默付出,

终于打动了艾琳,

艾琳主动对费曼表白,

要费曼做自己的男朋友。


艾琳不仅有着迷人的外表,

而且诗词歌赋样样精通,

她教费曼画画,教费曼欣赏音乐,

活泼开朗的她如同彩虹般绚丽夺目,

彻底照亮了这个理工宅男的生命。


他们的热恋不断升温,

两人约定,等费曼大学毕业就结婚,

从此携手一生,赏世间繁华。



可是命运却在此时,

夺去了他们相伴终生的机会。

艾琳被查出罹患绝症。

那一年,他才23岁,她才22岁。


爱情的甜蜜与美丽,

让这突如其来的病魔显得愈发残酷,

却也给了他们冲破艰难险阻的勇气。

尽管家人反对,尽管医治无望,

费曼还是决定履行曾经许下的诺言。

1942年6月29日,费曼开着一辆借来的福特车,在载着艾琳去医院,半路上两人在一个陌生人的见证下,登记结婚了。


“我知道没有任何事可以分开我们……我们的爱就如同初生之日般辉煌,财富不会使人伟大,而爱却每天使人伟大……”


不久之后,费曼被调往西部,

参加著名的“曼哈顿计划”,

他和同事们要在西部荒原之中,

造出人类历史上第一枚原子弹。


那段时间,

在繁重的科研工作之余,

费曼还是想尽办法,

去医院细心照顾着艾琳。



有时艾琳病情突然恶化,医生不允许费曼继续探望,他就整夜守在医院门口;每逢实验攻坚阶段,费曼无法离开实验室,他就不停地给艾琳写信,每封信最后,都不忘加上一句:永远爱你,我最亲爱的小猫咪。

可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命运让他们在最好的年纪相遇,

却也让他们在最美的时光别离。

1945年6月16日,

病魔最终夺去了艾琳年仅26岁的生命。


艾琳走了,

费曼平静的让人心疼。

他麻木地在实验室里拼命工作,

他的心已经被艾琳带走。

直到四个月之后,费曼独自在街上游荡,路过一家商店的橱窗时,他突然停下脚步,“那条裙子,艾琳穿上一定会很美”。



但是恍然记起,斯人已逝,阴阳永隔,不禁悲恸欲绝,涕泗横流。这是艾琳去世后费曼第一次流泪,这位风流倜傥的青年才俊,在大街上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对艾琳的思念之情,

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他的心灵。

1946年10月17日的夜晚,

费曼坐在书桌前,

提笔给艾琳写了一封信。

这封承载着无尽哀思与爱恋的信,

句句啼血,字字戳心。



“自从你死后,我心中无法理解,如果继续爱你是什么意义,但是我仍然想要照顾你、安慰你,我也希望得到你的照顾和安慰。”



信一写就42年,

一封封寄不出的信件,

穿越时空,跨越生死,

将费曼对艾琳的爱,默默传递着,

“我想告诉你我深爱着你,永远地爱你。”



那份刻骨铭心的爱,

是他精神的寄托,

是他灵魂的所在。

这世上从此再无艾琳,

他的生命从此不再完整。



“因为思念你,我将自己活成了你。”

于是,儿时闷骚害羞的他,

变成了乐观随性的段子手,

因为艾琳曾是那样活泼开朗。



于是,曾将自我屏蔽的他

开始重新组建美满的家庭,

因为艾琳拖着病体,

仍努力维护着他们的幸福。


他拿起画笔,

这是艾琳生前教他的。

他将那份痛彻心扉的思念泼洒于纸上,

而艾琳则是她永远的灵感缪斯。


他学起音乐,

这是艾琳曾经最爱的。

他的桑巴鼓打得令专业演员自叹不如,

而那欢快的鼓点背后,

是歇斯底里的爱的怒吼。


从此,他最亲爱的小猫咪,

以这样的方式,

回到了他的生活之中,

将他的生命修补完整。



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奖典礼上,

费曼微笑着发表了自己的获奖感言:

“在我心中,物理不是最重要,爱才是!”


一位为爱痴狂的物理学家,

一位命薄如花的绝世佳人,

他们用生命的维度,

演绎了至死不渝的童话,

他们用诚挚的爱情,

对爱因斯坦的超距作用,

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当两颗纠缠着的微观粒子被分开时,

无论他们分隔多远,

即使是分别身处宇宙的两端,

当其中一颗粒子发生改变之时,

另一颗也必将随之而动。


无论距离多么遥远,

哪怕翻越万水千山,

哪怕跨过阴阳之隔,

真情不变,真爱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