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约克论坛综述)近日,大温哥华列治文市出现了一些煽动种族主义情绪甚至是仇视华人的传单,印有“中国人要占领加拿大”以及“白人应该团结起来拯救列治文”的传单被人发送到列治文南部各家各户的邮箱中。此事在当地甚至加拿大引起轩然大波,卑诗省长简蕙芝表示卑诗省没有此类仇恨言论的立足之处。


图片来源:网络


据了解,列治文市(Richmond,又名里奇蒙、里士满)是该地区华人居民比例最高的城市,也是北美地区唯一一个华人人口比例超过40%的城市,因此,皇家骑警也表示将对此事严肃处理,并希望居民能够提供煽动种族主义情绪嫌疑人的信息。


各界表示支持抗议活动


上周日下午,近30名社区人士在大温列治文市中心架空列车站举行示威活动,抗议不久前在该市出现的派发针对华人种族歧视传单的现象,活动得到省、市政界人士以个人身分支持,原住民部族及其他族裔居民亦有参加。


图片来源:网络


示威者手持加拿大国旗以及写有英文“每个人的安全”(Safety for Everybody)、“我们社区的和平”(Peace for our Community)字样的标语,聚集在列治文Brighouse架空列车站,以静默方式抗议种族歧视现象。组织者表示,此次活动通过网络媒体发起,希望向所有居民传达华裔居民对这个城市的热爱。


他说,除了在活动现场派发名分别以“我们都爱这社群”及“ We are One Community ”的中英文双语传单之外,他们还在网上发起签名活动,敦促列治文皇家骑警彻查此次种族歧视传单问题,而非像以前一些族裔文化冲突事件一样不了了之。


列治文东选区省议员列励达(Linda Reid)、列治文市议员区泽光、列治文学务委员何锦荣等到场支持示威活动。


图片来源:网络


列励达表示,不久前列治文发生派发种族歧视传单事件,内容指摘华人“占领”本地,白人被“边缘化”。她称这些传单非常“可怕”及“卑鄙”,是让一组人对抗另一组人,这不是列治文以及卑诗省的风格,更不是加拿大的风格。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感到舒服,这也就是标语所写“我们是一个社区”的意义。


列治文市议员区泽光接受本地媒体采访时指出:“某些人排斥华裔的举动针对性越来越强,现借助美国候任总统川普鼓吹极右思想,这种情况绝不能忍受。事关公众利益与安全,大家应密切留意,这个组织的下一步行动会是什么?”


同时区泽光呼吁,列治文民众要做两件事:


一、其他少数族裔须要出面声援华社,不要以为“另类右翼运动”纯粹针对华人;


二、本地居民应出来公开划清界线,否定“另类右翼运动”毒化族裔和谐气氛的言行,同时支持华社抗拒歧视!


区泽光说,这么多不同族裔的社区人士聚集在一起传达“我们是同一个社区” 、“我们都是加拿大人”这样的信息是非常重要的,市府未来也将会更多地推动不同族裔之间的对话与合作,另外在社会政策方面也将会不断完善,令种族歧视者不再有借口进行种族攻击,从而达到不同族裔之间的和谐。


图片来源:网络


马斯琴部族的Ceclila Point自发来到现场,用原住民传统的击鼓歌唱仪式支持抗议活动。她来参加活动的目的是向这些华裔的兄弟姐妹表达原住民对他们的欢迎。她还希望一起前来的儿子不再受到白人的种族歧视,不再有白人对他说,有色人种不属于这儿。


图片来源:网络


Steveston-London中学的教师Lisa Descary,特地打印了朋友在反特朗普游行中使用的反纳粹标志的标语参与抗议活动。她说,史蒂夫斯顿区域偶尔会出现这样的种族歧视现象,那些种族主义者有时还把歧视标语贴在电线杆子上,这种行为非常“恶心”、“令人震惊”,我们必须向这种行为说“不”。


“我们在这里向人们显示我们对这个社区做出的贡献。”活动组织者Edward刘对CTV温哥华新闻说。传单上说,列治文大量的华人已经把白人边缘化,列治文大部分的人口都是华人,刘先生说,传单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根据种族分化社区。”当地居民Frank Mackelston也有同样的感觉,“很可怕,让我恶心和愤怒,我们有许多非常好的中国人朋友,他们看到传单会怎么讲?”列治文东部议员Linda Reid说,传单非常“卑鄙”和“缺乏诚信”。


“一个群体反对另一个群体从根本上来讲就是错误的。”Reid说。


列治文皇家骑警表示他们正在调查这个传单,称这些传单是仇恨心驱使的,他们敦促任何人受到类似的材料都要联系当地警察。


华人为何总成为被攻击目标?


列治文出现的疑歧视华人传单跟美国大选扯上了关系。对此,皇家骑警介入调查,各方议员出来质疑,华文媒体大幅报道。这种景象并不陌生,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前都发生过,尤其是在华人人口越发占据多数的列治文,每次华人移民潮出现的时候,不管是港人台人还是大陆人,这样的案例都可以找到。其实,大家对于这种及时反应已经见惯不怪,但有些问题却如骨鲠在喉,不提不快。


第一,那些积极表态的议员,尤其是华裔议员,到底能够做多少,迫使当局让这些事件有一个明确的调查结果?如果没有,显然就是影响力不够,或者不尽责。


第二,皇家骑警每次都说介入调查,但每次都是虎头蛇尾,是调查不力?还是这些事情不属于种族歧视和仇恨的范畴?抑或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


第三,华人社区要想一下,为何一个印裔的朋友遭到卡车司机的辱骂,很快就受到当局的通缉和起诉,但辱骂华人的事件和人都没有受到起诉处置?


第四,为何歧视华人的现象发生在中港台每个移民潮,但华人却不能团结一致,而是把中港台三地立场放在优先位子,而非把加国华裔位子放在互相指责,彼此分裂,削弱社区的力量?


图片来源:网络


在这次传单事件发生时,在华文传媒看到的是一片谴责声,从议员到社区领袖,个个慷慨激昂,但就没有看到大家问一个问题:为何传单针对的是华人?为何传单不针对印度人,菲律宾人,伊朗人,南韩人,日本人,这些人也住在列治文?答案不得而知,等皇家骑警调查清楚,找到当事人,落以起诉,原因或许能够得到解答。


但有一点,每当卑诗省发生社会危机或者民粹主义浪潮汹涌的时候,华人首当其冲成为替罪羔羊,政客乘机迎合,原因之一就是华人政治影响力太弱,投票率太低,欺凌华人不需要付出代价。社会上的极端分子欺凌华人不需要付出受到法律制裁的代价,政治人物欺凌华人不会受到选票的惩罚,相反会得到更多民粹主义的票源。以至于游离在法律红线边缘的歧视华人现象层出不穷;而政客只把华人社区当成提款机,碰到问题,则抽身而去,甚至不惜牺牲华人利益,来迎合民粹主义的选票需要。这些例子就在眼前。


这些,难道华人社区不应该扪心自问,加以反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