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下一步国内大型煤炭企业可能要改变以往的定价模式

21 阅 - - 财经 - 来源:华尔街见闻
字体: . .

11月3日下午,国家发改委组织召开“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会”,这已是近两个月来第6次开会,由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联合经济运行局一并召开。

据《期货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国家发改委两部门联合召开会议与煤炭企业定价模式有关,下一步国内大型煤炭企业可能要改变以往的定价模式。”

国家发改委3日发文称,预期近日电厂和港口库存将继续攀升,可有效保障迎峰度冬期间发电和供暖用煤需求。随着煤炭库存的大幅上升,一些煤炭骨干企业已经开始主动下调现货动力煤价格。

据中国煤炭改革报,中煤能源集团公司决定,从11月3日起动力煤现货价格在现有基础上下调10元/吨;同时,据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中国神华和伊泰煤炭也将现货煤炭价格下调10元/吨,伊泰集团为最大的民营煤炭企业。

据中国证券网报道,神华11月下水煤5500大卡长协价为585元/吨,较10月上涨37元/吨,且神华将继续执行月度长协和旬度现货价格相结合的定价模式。神华下水煤11月份现货煤价将参考CCI指数等,以旬度算数平均价减10元/吨而定,11月份长协和现货价格的比例由10月份的4.5:5.5,调整至4:6。

同时,在煤电长协合同的谈判即将启动之际,据证券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发改委要求神华等大型煤企在2017年供应合同中,将价格限制在当前或更低水平。

据路透测算,发改委要求的价格相当于5500大卡煤炭每吨660元、5000大卡煤炭每吨600元。

基于此,上证报援引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曾浩指出,“如果不提出新的定价模式,很难改变目前煤电双方兴师动众签长协、后期合同执行不了了之的情况。”从过往情况来看,合同约束力极低。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相关负责人近日也曾表示,在价格上煤电双方可以商定一个基础价,在此基础上参照市场变化相应调整。合同双方若随意违约,都可能被纳入失信名单甚至是黑名单,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 从9月份至今,发改委因为大涨的煤价开会不停,接连发话。主要是抑制煤价过快上涨,呼吁先进产能尽快释放产量,保障冬春季煤炭供应,同时坚持去产能决心不动摇。

11月1日,国家发改委等通知称,对于增加先进产能仍不能满足需要,供需仍有缺口且市场难以满足的,各省(区、市)可根据本地煤炭供需实际情况,制定相关方案,适当扩大增加释放产能的煤矿范围,明确实施时间,保障本地区煤炭稳定供应。

《期货日报》援引汾渭能源动力煤分析师陈天宇分析称,“从《通知》来看,目前国家相关调控部门的态度非常明确,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推进;二是确保今冬明春煤炭稳定供应,抑制煤价暴涨。相关部门希望煤炭价格能处在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现在煤价的大涨对相关行业已经产生了一些不利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