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亚裔子女在美国成为模范族群的真正原因是。。(组图)

107 阅 - - 美国 - 来源:美国房产投资顾问团
字体: . .

对那些怀疑美国的种族问题是否那么严重的人来说,亚裔是一个颇受欢迎的话题。在他们看来,如果说所谓的“白人特权”真的存在,如果美国对少数族裔有那么大的敌意,为什么人口普查数据却显示亚裔是收入最高的一个群体?

《华盛顿邮报》当地时间19日报道,2015年,保守派的评论员比尔?奥雷利(Bill O’Reilly)指出,亚裔家庭的平均收入要比白人家庭高出20%。“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在美国有所谓的‘亚裔特权’?”他问道。当然不是,真正的原因是亚裔的家庭是完整的,他们又格外重视教育,他指出。

  

这样的论调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就屡见不鲜,当时很多报纸都用亚裔举例来反对人们对社会和经济不公的质疑。比如1966年《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的一篇文章中曾经写道:“我们为了提升和改善非裔等少数族裔的状况已经付出够多,但是这个国家的30万华裔却依靠自己的能力走在了前面。”其中还特地指出了华裔“严谨的纪律”和“传统美德”。

  

不管怎么说,这种模范少数族裔的印象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亚裔的上进心。一个世纪以前,亚裔还只是一群拿着最低工资的劳工。但是,经过过去几十年的努力,尽管遭遇重重阻难,很多亚裔还是在社会经济地位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不过直到现在,关于他们如何取得成功的原因还是难以解释。

  

“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亚裔来到美国的时候处于一个很不利的位置,但是他们对子女教育的极度重视让他们扭转了劣势。”布朗大学经济学家纳桑尼尔?希尔格(Nathaniel Hilger)说道。不过这并不是实情,他补充道。

  

希尔格近期用旧的人口普查数据研究了上世纪初中期加州出生的白人、非裔和亚裔的发展状况。他发现,对教育的重视其实并不能解释上世纪70年代亚裔缩小收入鸿沟的原因。他的研究发现,当时亚裔所受到的种族偏见越来越少可能才是主要原因。  


美国的大部分历史中都有亚裔的身影。第一股大型的移民浪潮发生在19世纪,华裔劳工来到加州帮助修建铁路。之后包括1871年洛杉矶华人大屠杀、1882年的排华法案等足以说明当时亚裔移民在美国的地位之低下。

  

尽管如此,但是很多亚裔家庭仍然坚持了下来。那段时间的意见调查显示,不管是对非裔还是亚裔,白人都有严重的偏见。那时候亚裔的住处被隔离,他们的孩子上的学校也被隔离。为了生存,很多人都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因为没人会雇佣他们。

  

希尔格的研究重点在美国本土出生的白人、非裔和亚裔是如何消除后续移民的影响的。1965年,法律的变化让一大批拥有高级技能、收入够高的亚裔劳工进入美国,这也是如今美国本土亚裔的主流。

  

希尔格发现,1940年的普查数据显示,加州出生的亚裔收入要低于加州出生的非裔。但是到了1970年,普查数据就显示他们的收入开始与白人持平。而在1980年,本土出生的亚裔收入更是超过了白人。

  

这段时间里,很多亚裔家庭确实对子女教育投入很多。但是希尔格发现仅仅用对子女教育的重视来解释亚裔收入增长的速度太过勉强。

  

而当他将拥有同样教育背景的人群进行比较之后,一切变得清晰起来。希尔格发现,在1940年代,尽管受教育程度一样,但是亚裔得到的报酬要少于白人。而到了1980年代,这一差距几乎已经消失。

  

比如,在1980年,就算是亚裔高中辍学生,收入水平也与白人高中辍学生相等,要远高于非裔的高中辍学生。这种戏剧性的变化与所谓亚裔更重视教育当然没有什么联系。希尔格发现,自二战以后,针对亚裔的制度性歧视开始慢慢消失,种族偏见也逐渐缓和下来。另外两位经济学家哈里特?奥库特?杜利普(Harriet Orcutt Duleep)和塞斯?桑德斯(Seth Sanders)也发现,在20世纪下半叶,亚裔不仅开始出现在报酬丰厚的行业里,得到的收入也在增多。  

换句话说,就加州出生的亚裔来说,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的提升不仅仅与他们对教育的重视有关,更多是因为他们开始获得更好的机会,也能够得到与自己付出的努力相呼应的报酬。

  

不过,为什么非裔没能缩小收入差距呢?这一点很难解释。不过战后对亚裔和非裔的种族态度出现的不同变化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给出解释。在19世纪50年代,加州报纸曾蔑称华裔移民是劳动阶层的糟粕。而到了20世纪60年代,记者们开始称赞亚裔勤勤恳恳从不抱怨的工作态度。

  

自拥有高级技能的那股移民浪潮后,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亚裔父母开始越来越重视子女的教育,这也进一步扩大了他们的优势。目前在美国25岁以上的亚裔中,有一半都拥有大学学位,而就整体而言这一数据仅为28%。

  

亚裔,或者说至少他们之中的一部分在美国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让他们获益的并不仅仅是学习够努力,家庭环境或者说是儒家思想,更多的是因为其他美国人对他们越来越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