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黑猩猩孤儿院:一只孤儿意味十只家庭成员被杀(组图)

55 阅 - - 其他 - 来源:新浪图片
字体: . .

在一次丛林徒步的途中,几内亚黑猩猩保育中心的管理员艾伯特与Hawa和Missy互动。Hawa是被几内亚应用野生动物保护法执法人员从偷猎者手中拯救出来的。偷猎者杀死并吃掉了Hawa的母亲。

27岁的法国志愿者奥德丽抚摸着怀里年仅10个月大的Soumba。Soumba是有关机构在不久前从非法商贩手中救出来的,也是来到保育中心的第50只黑猩猩孤儿。在最开始的三个月中,Soumba得到了一位志愿者一天24小时的照顾,同时与其他黑猩猩和工作人员隔离。

在几内亚Somoria进行丛林徒步时,这只名为Hawa的黑猩猩跑到尼日尔河岸边的石头上坐着。根据联合国类人猿生存合作组织的统计,每拯救一只幼年黑猩猩,就意味着它有大约10个家庭成员很可能已经在偷猎过程中死亡。

27岁的志愿者卡米尔(Camille Le Maire)来自法国尼斯,她和管理员费耶尔(Fayer)很享受在丛林里照顾黑猩猩孤儿的生活。这群黑猩猩孤儿正处于获得独立性的初期,在每天的远足中,它们常常向管理员和志愿者寻求支持和保障。

管理员艾伯特正在与Hawa互动,希望使它加快对野外生活的适应。黑猩猩保育中心目前照顾着50只西非黑猩猩—-世界上最濒危的黑猩猩亚种之一。该中心位于尼日尔河附近,由大约6000平方公里的稀树草原和热带干燥丛林组成

27岁的法国志愿者奥德丽第一次抱着10个月大的Soumba。黑猩猩保育中心为这些黑猩猩孤儿提供康复治疗和生活照料,最终的目标是使它们重归野外,而整个过程需要超过10年时间

Missy(左)和Hawa正在互相理毛。在几内亚的黑猩猩保育中心,这些黑猩猩孤儿将获得细致的照料,直到它们达到回归野外的生存能力。

在早晨的丛林徒步之后,Hawa回到房间里,喝了一瓶牛奶。来到保育中心的黑猩猩往往在身体和心理上都受到过伤害,通过管理员和志愿者们的细心照料,它们开始了漫长的恢复过程,获得独立生活的能力并学会如何在野外生存。

22岁的志愿者贾斯汀(Justine Le Hingrat)来自法国布列塔尼,一只黑猩猩孤儿给了她深情一吻。

这几只黑猩猩孤儿实在太喜欢卡米尔了。

作为牙医,管理员Kouyate Konio正在检查黑猩猩Bailo的牙齿,这是放归野外项目的一部分。

这只黑猩猩正在聚精会神地给管理员“梳理毛发”。

管理员凯塔(Daouda Keita)正准备带黑猩猩孤儿出发进行第一次丛林徒步。

管理员艾伯特和黑猩猩Hawa互相拥抱。这座黑猩猩保育中心拥有面积广阔的森林区域。

Hawa给艾伯特送上一个吻。

来自西班牙的兽医志愿者克里斯蒂娜正在为刚到达保育中心的Kanda进行健康检查。Kanda是一只5个月大的黑猩猩孤儿,有关机构从非法商贩手中把它拯救出来。在到达保育中心后的前三个月,它将与代理妈妈、来自法国的志愿者阿妮莎一起度过。

志愿者奥德丽躺下来休息一下,一只黑猩猩孤儿也放松地躺在她的身上。

2015年11月27日,38岁的管理员凯塔带着黑猩猩Noel进行丛林徒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