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中国正部级女高官中,她很特别(组图)

207 阅 - - 社会 - 来源:微信公众号
字体: . .

29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纪念朱德诞辰130周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及其他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部出席。

习近平在讲话中回顾了朱德的一生,评价了朱德的丰功伟绩,号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学习朱德的崇高品德和精神风范。

座谈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信春鹰以及来自朱德家乡及其工作过的主要单位等代表也先后发言。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新中国成立后,朱德曾于1959年至1976年连续三届当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信春鹰在发言中说,在领导全国人大工作的17年间,朱德先后主持召开了170多次常委会会议,为国家政权机关的制度建设、组织建设和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呕心沥血、日夜操劳,对中国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提出了许多重要思想观点,做了大量工作。

图中穿蓝衣者为信春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作为朱德工作过的主要单位代表,上述发言者信春鹰是一名资深“学者型”官员,同时,她还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现任正部级女性官员之一。

此前,在今年4月召开的纪念荣毅仁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信春鹰也曾发言。

早年曾创多个纪录

公开简历显示,现年60岁的信春鹰出生在内蒙古通辽,早年,其父母原本希望她学医,但信春鹰后来走进了法律系。

1978年,信春鹰从吉林大学法学系本科毕业,当年,恰逢国家恢复研究生制度,信春鹰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系攻读硕士学位。

在中国社科院内,信春鹰开始了长达25年的学习、工作岁月。期间,她还曾创下多项纪录。

据报道,刚入学时,信春鹰是当年社科院研究生院最年轻的学员。1981年,她顺利毕业并取得法学硕士学位,成为“文革”后中国恢复研究生学位制度以来第一位法学女硕士。

之后,信春鹰留在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继续从事法学研究工作。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彼时,中国刚刚经历完“文革”十年,法制遭到严重破坏。信春鹰曾自述,“自己是在国家没有法律的时代读了法律”。

在社科院法学所,年轻的信春鹰日渐成长为一名学界精英。她还先后到过加州大学和哈佛大学访学。

信春鹰曾回忆,自己从1981年起不断地在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有的读者认为作者是一个老教授,“以至于有一次一位西南政法学院的研究生申请了经费到北京来找我,见面发现我不但年轻,而且是女性,大吃一惊。”

1993年,37岁的信春鹰被评为研究员,成为当年中国社科院最年轻的研究员。

1999年,她又获评第二届全国“十大青年法学家”之一。同年出版专著《中国的法律制度及其改革》(中英对照),填补了中国学者自己撰写英文法律著述的空白。

2001年,信春鹰出任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一职。

47岁转入仕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取得一定学术成就后,信春鹰却开启了仕途之旅。

2003年3月,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新一届常务委员会委员名单,信春鹰等19名来自中央国家机关和学界的“特别常委”入选。此举被认为是人大改革的一个亮点。

同年8月,全国人大又首创了“专职常委”,上述19人中的10人卸任原有职务,被任命为7个相关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助理,专门从事立法、监督等工作。

信春鹰再次入选。随后,她离开学习工作了25年的中国社科院,开始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助理。

2004年,信春鹰“再进一步”,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

从学术研究机构转到立法机关工作,对于身份的连续转换,具有三十多年法律研究背景的信春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我来说仍然是挑战。”

信春鹰称,两种身份下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和方式完全不同:学者的特点是求异,要提问题,要追问。而作为一个立法者,不仅需要提出问题、还要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为了使法律成为最大社会公约数,每一个立法参与者都必须约束个人主张,学会妥协,以求得制度平衡。

在法制工作委员会工作期间,信春鹰参与和审议了许多重要法律法规的制定与修改。

信春鹰曾如此讲述自己对于立法工作的感受:立法对于立法者也是一种情感考验,时时会在情感和理性之间纠结。立法机关是表达意见的地方,也是最理性的地方。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任上,信春鹰还曾走进中南海,给中央领导人讲了一堂有关依法治国的课。

2007年11月27日,十七大闭幕后不久举行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上,信春鹰就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和全面落实依法治国等问题,为中央领导做了讲解,并谈了对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意见和建议。

去年履新正部级岗位

2015年7月,59岁的信春鹰再度履新,被任命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副书记,并明确为正部长级干部。

也由此,她成为中国现任正部级女性官员中比较特殊的一位,学者出身,没有任何在地方或者中央部委的任职经历。而其他现任正部级女性官员大多是从地方党政机构成长起来的,譬如咸辉、布小林、李斌、刘慧、殷一璀、乔传秀等。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近年来,信春鹰曾多次现身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新闻发布会,就立法进展、立法解释和法律热点问题回答提问。

有媒体曾评价:镜头前的信春鹰,是个标准的法律人,一脸严肃,少见笑容。

2013年3月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有记者曾向她提问“世界多国和地区议员要向社会公布自己的财产,接受社会的监督。全国人大在这方面的立法将来有什么打算?”

信春鹰表示,关于议员的权利和义务,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自己的法律制度。

她指出,中国很多的代表是基层代表。“中国的人大代表也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国外的议员”。

2006年9月,信春鹰曾撰文追忆去世的“中国知识产权第一人”,著名法学教授郑成思。两人早年在中国社科院有过工作交集。

信春鹰写道:“最近几年,所里的先辈们先后走了几位,每次送别,都是对人生的认识。生命生生不息,学术和学问在生命的代继中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