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Facebook出了假新闻,但它不该成为核查者(图)

23 阅 - - 财经 -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字体: . .

我们终于从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那里得到了一个不情不愿的道歉,他承认假新闻是自己的社交网站必须帮助解决的重大问题。

周六,Facebook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

但作为一名报道科技行业的内部运作已有十余年的记者,我认为敦促Facebook通过雇用编辑、记者等办法对新闻进行事实核查是非常令人不安的现象。

Facebook在我们这个时代成为了占据主导地位的新闻聚合平台,那些据此要求它担负起“责任”的人似乎忽略了一件事:单个新闻机构所拥有的编辑权力和Facebook或将拥有的权力之间存在巨大差异。Facebook手中的编辑权力可能会是前所未有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我们都同意,Facebook应该付出更多努力,确保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赢得了普选或者得到了教皇背书之类胡编滥造的说法不会传播开来,至少会被贴上虚假信息的标签。

Facebook承认—-且经我的消息源证实—-它可以做得更好,它可以帮助用户给可疑文章打上标签,根据搜索得到的数据预测哪些是虚假信息。其间无需动用人力:如果可疑内容被标记的次数多到一定程度,且展现出其他可疑的特征,Facebook便可以做出为其贴上虚假信息标签的决定。

但为了确保准确性而雇用编辑—-甚至是承诺通过与第三方合作来确保准确性—-会让人觉得Facebook在审查“事实”,这让人很担心。第一个原因与Facebook的业务本质有关。第二个原因则与新闻业务有关。

每一个媒体人都明白:并非所有事实核查的结论都一清二楚。

教皇为特朗普背书了吗?他没有。

但联邦调查局(FBI)重启针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邮件门的调查了吗?这就有些难于判定了。尽管CNN之类的主流媒体说它重启了调查,但该机构实际上做的事(对新发现的邮件进行审查,以确定是否应该重新考虑此前做出的结案决定)远没有那么不得了。比起捏造出来的消息,出自成熟媒体机构的错误报道更具威胁性,而且传播范围要大得多。

如今的新闻机构,包括我自己所在的刊物,每天要做出一百万次这样的判定。但我们会受到竞争对手的制约,如果是经营订阅业务的新闻机构,则会受到读者的制约—-一旦我们辜负了读者,他们就不会再付钱给我们了。

诚然,随着新闻机构逐渐失去人们的信任,这种业务模式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我认为应对之道不应该是撒手不管,如果另一种选择是把核查真伪的权力割让给Facebook之类的大公司,就更加不应该了。

我无法安心地把真相托付给一个有着增加广告收入的任务和信托责任的守门人,尤其是考虑到和它的收入相关度更高的是用户参与而不是信息。例如,Facebook仍然在考虑采取何种办法才能获得进入中国市场的许可,其中包括进行内容审查。对这家公司来说,生意可以凌驾于真相之上。

Facebook不论雇用多少编辑,也无法完全监控涌入其网站的大量信息,而读者同样也无法验证哪些信息经过了核查。从Facebook把搜寻虚假信息的责任揽上身那一刻起,用户便会开始相信,它会对该网站上的所有信息进行事实核查。

如果是群聊或短信里的更为私密的内容呢?要是那些内容受到核查,Facebook用户势必要牺牲自己的隐私(打个比方,想象一下AT&T要对电话通话进行事实核查吧)。我想Facebook绝不愿意处在这样的境况中。

我害怕看到Facebook成为核查者的第二个原因在于它会对新闻界造成的影响。

如果不相信Facebook的政策可以影响新闻界,那你一定是没有关注过此前五年间的情况。出版机构已经掉进了圈套,它们不断调整自己的内容和业务模式,试图依靠Facebook带给它们的流量维持生计。它们更看重Facebook上的点击量,而非它们的核心读者,这对解决出版收入下降问题没有任何帮助。如果Facebook在发布它们的文章之际要求它们提供关于消息源的信息,或者遵循该网站认可的某些关于何为可靠消息源的标准,会发生什么?

一些记者和编辑同行会认为我这是太过轻易地放过Facebook。虽然我丈夫的确在那里短暂地工作过一段时间,但我并不是在捍卫该公司,多年来我写了很多关于它的批评性报道。我只是不信任Facebook,或者任何一家公司,不放心由它们担负起决定什么才是真相的责任。

杰西卡・莱辛(Jessica Lessin)是“信息”(The Information)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