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爱恨卡斯特罗(组图)

15 阅 - - 国际 - 来源:BBC
字体: . .

古巴正处在历史性的节骨眼儿上,掌舵几十年的强人卡斯特罗却走了。有人欢喜有人哀伤,记者在哈瓦那革命广场听古巴人说心里话。

哈瓦那“革命广场”见证过菲德尔・卡斯特罗革命生涯中最具历史意义的一些时刻。他在这里发表过激情澎湃、滔滔不绝的长篇演讲;他在这里迎接过来访的罗马天主教宗约翰・保罗二世。

哈瓦那革命广场,古巴人排队告别卡斯特罗

革命广场是古巴革命的经典象征,堪称革命圣地。

穿白大褂的医生,穿制服的护士,军人,学生,教师・・・・・・所有的人都轻声低语,在安保人员的注视下谨慎行事。

有些人可能是政府组织的,坐大巴来的中小学生或其他群体单位,但许多是自愿来的。

莫拉雷斯(左):所有的人都受影响

莫拉雷斯(Javier Morales)是一名年轻的土木工程师。他说,“我来革命广场,是因为卡斯特罗是古巴非常、非常重要的人物。不管你是爱他、还是恨他,不管你是在哈瓦那、还是在迈阿密,所有的人现在都感受到他去世带来的影响。”

莫拉雷斯排在人龙接近队尾处。他承认,对卡斯特罗政治遗产的观点存在分歧,但是他认为,卡斯特罗去世了,每一代古巴人都应该好好想一想,“不管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我们都在一些方面需要感谢卡斯特罗。感谢卡斯特罗,我们才有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费社会救助。”

出乎许多人意料,何塞・马蒂纪念碑内并没有摆放卡斯特罗的骨灰盒,而是只有一个很简单的纪念台,放着卡斯特罗年轻时的一张照片,一个卫兵,鲜花,还有印有革命口号的宣传画。

尽管卡斯特罗的遗体没有摆在这里,但是仍然可以明显看得出,排队的人经过时有许多非常动情。

一位名叫那拉齐奥的护士留着眼泪说,“他给了我我所拥有的一切,他就像是我们父亲。”

当然了,在佛罗里达南部地区,人们用非常不同的眼光看待卡斯特罗。这里人可没有把卡斯特罗看作慈祥可敬的父亲,相反,他们认为,那些仍然留在古巴岛上的人集体患上了某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上虐待自己的人。

周末期间,迈阿密举行的那些庆祝卡斯特罗去世的派对就很能说明这一点。

11月间发生的两起大事应该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鼓舞:老卡斯特罗总算永远离开了古巴;美国选出特朗普进驻白宫。

周一,当选总统特朗普发推特说,如果古巴不愿意为古巴人、为古巴/美国人、还有美国整体达成更好的交易,我会终止交易。他指的的是过去两年在奥巴马第二届任期之内美国和古巴外交关系的解冻、缓和。

当天正好赶上美国航空公司恢复迈阿密直飞哈瓦那的航班,这位即将就任的美国总统说的那番关于古巴的话,只会加强普通古巴人对后卡斯特罗时代不定性的担忧。

特朗普执政期间,古巴和华盛顿的关系可能再一次恶化。真恶化了,这就是自从1959年月以来古巴第一次没有卡斯特罗掌舵。

古巴前外交官阿祖古拉(Carlos Azuguray)说,“卡斯特罗之死,正好赶上古巴和美国关系正常化进程出现大问号。我们不知道以后和特朗普打交道会是什么样。”

“还有,卡斯特罗之死也恰好是古巴举行大选、决定劳尔・卡斯特罗接班人的前一年。”

迈阿密的古巴人庆祝卡斯特罗去世

卡斯特罗走了,又正好赶上古巴处于这样一个历史性的关键时刻,人们难免心生疑问,这会不会给古巴带来某种政治、经济上的转向?

阿祖古拉认为,基本上会沿着同样的道路往前走,甚至,国内经济自由化的“所有这些进程还有可能加速”。

革命广场,冬日的阳光依然温暖和煦。古巴人仍在排队等候向他们永远的伟大领袖卡斯特罗表示敬意。眼下,他们没有兴趣反思政治问题。

一名女子大声喊道,“他没死,他仍然活着!”她抬起胳膊、用衣袖擦干眼泪。在其他悼念者一片沉痛的低语中,她的声音显得很有穿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