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中国煤炭产业复兴 节能减排的目标成了笑话(组图)

24 阅 - - 未分类 - 来源:纽约时报
字体: . .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晋城的煤矿工人。储备不足以及对断电的担忧促使中国在开采和燃烧更多煤。

在煤矿工作的电工艾伦·张说自今年夏天以来,他的工资涨了近50%。


晋城这家煤矿的煤挖出来不到两个小时就被运走了。中国正在加紧向电厂输送煤炭。

位于晋城一个矿区内的一座明代庙宇,看门人景桂兰(音)走在庙内的庭院里



中国晋城——即将上任的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令美国对全球变暖的立场变得不确定,中国因此成为抗击气候变化的主要力量。中国呼吁美国承认科学共识,与其他国家携手合作,减少对煤炭和石油等不清洁能源的依赖。

不过有个问题:尽管如此,中国正在加紧开采和燃烧更多的煤炭。

储备不足以及对断电的担忧促使中国官员改变了一度有助于减少煤炭产量的遏制措施。煤矿重新开业。煤矿工人被更丰厚的报酬吸引回来。

中国对煤炭供应不足的反应表明该国很难舍弃它。这样的话,中国和全世界完成减排目标就更为困难,因为中国的煤炭消耗是世界上最大的人类活动碳排放单一来源。

中国观察人士认为,这个转变也增加了人们对当前这一批中国经济规划者的命运的担忧。

在烟雾弥漫的中国煤炭城市晋城,这一转变带来了一派繁忙的景象。前不久的一个下午,其他火车都停下,给两个电动火车头让路,它们鸣着笛,拖着50多个等待被装满的空运煤车厢。运煤大货车的队伍已经排了半英里长。

在这里一家煤矿工作的电工艾伦·张(Allan Zhang)说,从今年夏天起,他的月工资涨了近50%。

张说,两年前是“煤矿的秋天,2015年及今年上半年是煤矿的冬天。现在,煤矿的春天来了”。

煤炭生产的复兴表明该国从中央计划到自由市场的转变尚未完成,存在缺陷。

中国的煤炭问题源于一系列鼓励能源密集型产业的官方决定,尽管他们遏制了煤炭生产。中国动荡的金融市场本已经很容易产生泡沫,投机者迅速拉升了煤炭价格。天气等其他不利因素更是雪上加霜。

尽管修建了宏伟的水电工程,以及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板安装和风力涡轮机修建项目,中国近四分之三的电能依然是煤电。中国的煤炭消耗所产生的排放量高于美国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的总排放量。

“西方有些人认为中国在减排,我觉得很好笑,因为我没有看到任何迹象,”曾在两家中国煤炭公司董事会任职的上海银行业人士陆修泉(Brock Silvers)说。

污染的困扰以及对海平面上升的担心促使中国在之前的数月里控制煤炭生产。去年,煤炭产量下降了3%。这是控制的结果,同时也说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以及从出口和大规模制造转向依赖美式消费支出的经济转型。

这促使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今年秋季做出了乐观的估计:中国煤炭用量在2013年达到顶峰,现在将开始下降。

中国的反转正引发质疑。“顶峰还未到来,”全球咨询公司IHS能源(IHS Energy)的亚太天然气和电力分析主任周希舟说。“用量还会增加。”

IHS能源预测,中国的煤炭需求量将于2026年达到顶峰。

国际能源署高级煤炭和电力分析师约翰内斯·特鲁比(Johannes Trüby)表示,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意味着中国的煤炭用量总体上会下降。不过,他说,现在随着中国提高产量,“我们不能排除未来几年煤炭需求量短暂激增的可能,也许会超过2013年”。

煤炭行情令中国强大的经济计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感到很大压力。

很多企业高管和中国政治专家预测,煤炭问题可能会成为一长串困难的最后一击,促使习近平主席撤换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徐今年65岁,中国的部级官员通常在这个年纪退休,除非被留任或提升为副总理。

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专家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表示,这一举措与习近平清除其他派系官员的“近期其他人事变动将是一致的”。

这将为发改委副主任刘鹤取代徐绍史铺平道路。刘与习关系密切。发改委的官员们没有立即回复置评请求。

中国表示,作为一项政策,它仍将致力于遏制气候变化的全球努力。本月,世界各国的环境官员聚集在摩洛哥马拉喀什讨论气候变化问题时,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隐晦地批评了特朗普,称“明智的领导人应该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

两年前,实现减排对北京来说还显得容易一些。当时,中国的电力消费停滞不前,很多火电厂开工时间减半。不过,国有煤炭开采企业获得了国有银行的大量贷款,不断修建煤矿,导致亏损,并拉低了煤碳价格。

中国开始关闭私营小煤矿,缩减生产,打压某些存在开采危险的地区。就在今年夏天,经济规划者还告诫煤矿,每年的开工时间不得超过276天。

但是各种因素推动了价格上涨。中国投资者涌入该国的大宗商品市场,把赌注压在价格上涨上。这成了一个必然会应验的预言,因为有更多投机者蜂拥而入,在价格上涨时买进。

异常炎热的夏季和提前到来的秋季增加了电力需求。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中国银行监管机构决定允许银行向购房者发放大量抵押贷款。这造成钢铁和水泥行业对电力产生了巨大需求。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还碰上了一连串厄运。今年春天,洪水冲坏了矿井和铁轨。为了实施一个改善安全状况的新计划,政府决定今年让很多火车退役,拖慢了供给的速度。结果,从今年年初到11月初,中国的煤炭价格几乎涨了一倍。

“这真的很有趣,所有这些事情都碰到了一块,”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的市场和供应总裁阿努德·鲍尔惠森(Arnoud Balhuizen)说。

最近几周,中国改变了路线。它终止了大宗商品市场的大部分煤炭交易,鼓励国有煤矿与发电厂签订低价长期合同。本月,国家发改委将煤矿每年可以开工的天数增加至330天。

地方煤炭咨询公司山西汾渭能源公司董事长常毅军表示,中国很可能可以避免断电。他还说,剩下的生产上限,比如330天的开工时间,仍可以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增长。

煤炭城镇的居民非常高兴。晋城一条大街的两侧挂起巨大的广告牌,传达着相同的欣喜:“煤价涨了,矿工笑了。”

煤矿电工艾伦·张说,他所在的煤矿两年前有300人,今年年初只剩下8名维修人员,不过现在已增加到60人,而且煤矿还在招人。

煤矿的储备煤几乎已经卖光。更多的煤正从地下深处拉上来,不到两个小时就被卡车运走了。“今年春天没看见过卡车,”他说,“现在非常多。”

储百亮(Chris Buckley)自北京对本文有报道贡献。Ailin T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