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伴随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提速,酝酿近三年时间的油气体制改革方案将于2016年年底前出台。

“油气改革同样适用于新电改所确定的‘放开两头,管住中间’的改革思路。”在11月26日的第四届中国天然气行业市场化发展大会上,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调研员刘满平,将油气改革思路总结为“四放开,一独立”,即放开天然气勘探开采准入、进出口限制、竞争性环节政府定价和上下游环节竞争性业务,推动管网独立。

刘满平表示,在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油气改革可能会探索“三桶油”油服、设备公司的重组、拆分和所有制改革,成立专门的油气勘探开采投资基金。“但牌照不会增加很多,进入门槛仍比较高,”他说,“新电改的配套措施《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会为油气输配费用的成本界定起到示范作用。”

在新电改中,输配电定价成本包括折旧费和运行维护费。折旧费是与输配电服务相关的固定资产原值和一定折旧率计提的费用。计入定价成本的折旧费,原则上会按照监审时前一年的可计提折旧输配电固定资产原值和定价折旧率分类核定。运行维护费指电网企业维持电网正常运行的费用,包括材料费、修理费、职工薪酬和其他费用。

11月25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召开天然气销售管理体制改革动员视频会,宣布对天然气销售业务实行“天然气销售分公司-区域天然气销售分公司”两级管理架构。

《中国石油报》11月27日消息,中石油将组建北方、东部、西部、西南和南方五大区域天然气销售分公司作为其所属机构,优化油气储运设施和调峰体系,而中石油已对未来15年的天然气销量和储气库工作量提出了明确目标。

自2014年2月国家能源局印发《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试行)》和《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行管理办法》,对天然气管网和基础设施的第三方公平开放做出明确规定以来,一直到2016年8月,油气改革在此期间并无太多动作。

8月2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了《中共国家能源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要求国家能源局稳步推进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配合国家发改委推动《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在今年年底前出台,《国家石油储备条例》已形成已送审稿。

次日,国家发改委又发布了《关于加强地方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降低企业用气成本的通知》,对地方输配气环节的价格形成机制进行规范,督促相关企业加强信息公开。

随后不到一周时间里,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做好油气管网设施开放相关信息公开工作的通知》,要求“三桶油”等相关油气企业和省份公开其油气管网信息。这意味着在油气领域中游环节引入第三方竞争,逐步实现管网独立取得重大进展。

据公开的管网信息显示,中石油的天然气管网总长度达到50836公里,约占中国天然气管网总长度的78%;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下称中石化)的天然气管网约为4610公里,约占中国天然气管网总长度的7%;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天然气管网长度约有3145公里,约占中国天然气管网总长度的5%。

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印发了《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提出建立公开、公平的天然气管输定价办法和出台成本监审制度。还在10月15日发布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明确储气设施相关价格政策的通知》,明确储气服务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和储气设施天然气购销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并鼓励城镇燃气企业投资建设储气设施。

11月10日,发改委又发布《关于推进化肥用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的通知》,明确自2016年11月10日起,全面放开化肥用气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并鼓励化肥用气进入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等交易平台。

中国首个天然气现货交易中心——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试运行以来,1-10月的单边交易量已经超过140亿立方米,预计全年将突破150亿立方米,占中国消费量的8%。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所长郭焦锋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中国还将在全国范围内培育10个左右的油气现货市场。

11月11日,国家发改委宣布决定在福建省开展天然气门站价格市场化改革试点,今后西气东输供福建省天然气门站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这是天然气的第一个市场化改革试点。据《经济参考报》消息,福建作为改革试点是为今年年内出炉的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做好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