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缺失网络自由的互联网时代

25 阅 - - 社会 - 来源:李金芳博客
字体: . .

2016年11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网络安全法》,此法将会于明年的6月1日施行。网络安全法中规定,禁止发表损害国家团结,扰乱经济秩序或企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容。条款中还规定了运营商在中国境内储存个人信息和重要的商业数据,并向安全机构提供技术支持及通过国家安全审查。随后在一份由国际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的全球网络自由度排名榜中,中国大陆(榜单包括65个国家)继续位列倒数第一。在这样的背景之下,11月16日至18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的乌镇举行。透过20个会议议题,不难看出涉及的内容包括互联网经济、全新、文化、治理及国际合作等问题,并没有触及有关互联网自由方面的任何议题。世界互联网大会是由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的活动,计划每年举办一次,在一个没有自由言说权利的中国大陆,举办这样的互联网大会本身就是一种讽刺。

虽然中国大陆的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了8亿人,但是,在“政治正确”和“网络主权”的意识形态主导之下,互联网用户根本无法正常浏览国外尤其是涉及到批评中共的信息,所有关注中国人权、民主的新闻类网站都被屏蔽,Facebook、Google Blogger、Twitter 、Gmail等社交网站遭到封锁。中国政府为了拦截世界互联网传播“危害其国家安全和有损其执政形象”的“负面信息”设置了网络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国内网站及社交,不仅有庞大的网络警察队伍,还有舆情监督员,更有网络运营商的自我审查,负责删除“负面的”信息并向当局举报一些信息,还有数不清的被禁用的敏感词,导致网民必须用其他词代替才可以发布信息和评论。

以上种种表明,在中国大陆根本就没有网络自由,在互联网时代,网民的言论自由很难通过互联网传播达到畅所欲言、各叙己见的效果。不仅如此,当局动辄以“传播虚假信息”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对网民的言论自由进行压制,如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因为转发天津大爆炸的信息、在网络上声援遭受政治迫害的高瑜女士和发表声援香港占中的言论,而多次遭到刑事传唤及行政拘留;整理、调查、发布大陆群体抗议事件的“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和女友李婷玉也受到刑事指控,至今仍被羁押;安徽大学生王伟因用手机联网转发有关习近平ps照片而被行政拘留10天,拘留书上指丑化党和国家领导人,造成恶劣影响;更早时期还有四川籍人权捍卫者陈卫,因在互联网上发表的4篇文章而被判入狱9年;贵州籍人权捍卫者陈西,因在互联网上发表的36篇文章,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10年,两人至今仍被囚禁在中共的监狱中。

在中国大陆每年都会有数以千万计的网民因使用互联网而因言获罪受到打压。中共当局剥夺网民言论自由和使用互联网自由的另外一种手段就是:断网。这种断网的手段往往使用在异见者和人权捍卫者身上或者是遇到重大的公共事件之时,张祖桦、胡佳、李海、张林、范亚峰、温克坚、唯色、吴义龙、王德邦、胡军等人都有被切断网络的经历,可以说断网是当局剥夺言论自由最直接的方式,生活在大陆的绝大部分独立学者、维权人士都遭遇过断网的困扰,包括本人在内就不止一次被无端断网,导致几日甚至是数十日无法正常使用互联网。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重判19年的政治犯张海涛的妻子李爱杰,因为控告张海涛在狱中遭受酷刑而受到恐吓,为了阻止她继续为丈夫在网络上呼吁,当局采用断网的手段导致其无法上网。

中共当局在进行网络审查、网络监控和网络封锁的同时,还迫使网络运营商向政府提供大量的包括用户信息在内的数据资料,因为不愿意接受来自于中国政府的网络管制,谷歌被迫于2010年退出中国大陆市场。

自2013年以来,中共不仅收紧了对互联网的管控,对网络言论自由的打压也日益加剧,活跃于网络的意见领袖和网络大V们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新近通过的备受争议的《网络安全法》,更赋予了当局在紧急情况下断网的权力,在党的喉舌主导新闻舆论的情况下,这无疑切断了广大民众从互联网了解真实、全面信息的可能性,阻断了网民自由传播与相互联络的渠道,也为无限度地压制网络言论空间制订了法律依据。

据多家媒体的最新报道,被中国大陆封锁了长达7年之久的Facebook为迎合中共要求,正研发一种软件程式,旨在防止大陆用户浏览敏感信息,并把这项程序交由第三方,即内地的互联网企业负责,可见拥有8亿互联网用户的中国大陆对Facebook的商业诱惑力。与曝光Facebook意图重返中国大陆市场的另一则新闻是,美国微软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对话平台在中国的微信上线后,竟然也有敏感词,遭到屏蔽的词语与中国大陆的敏感词库高度吻合。倘若,连世界知名的网络科技公司也配合中共当局限制大陆公民的网络自由,哪怕只是出于商业考量,那么这是网络自由和基本人权的倒退,而缺失网络自由的互联网行业又怎么会有长足的健康的发展呢?

据媒体报道称,互联网大会期间,主办方为记者提供的专用WI-FI账号密码可登录任意境外网站,但国内记者例外,他们没有获得专用的WI-FI账号密码,因此并不能通过自由浏览境外网站来获取信息。由此可见,中国大陆的普通民众若想通过互联网自由地获取信息、发表意见成为天方夜谭。在如此网络封锁的前提下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数百家世界知名科技企业和数千名成功人士与会,抛弃互联网世界的自由、开放、公开、透明的精神,无形中成为中共当局压制公民言论自由、继续实施网络封锁的帮凶。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之时,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向脸书(Facebook)、微软(Microsoft)、领英(LinkedIn)等网络巨头公开呼吁,抵制中国“奥威尔式的网络愿景”。

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而中国通过出台《网络安全法》对互联网实施系统的管控,压制的不仅是公民的网络言论自由权和隐私权,更是对世界互联网自由、开放的基本原则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