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国务院出手规范辅警 能否终结“临时工之殇”?(组图)

27 阅 - - 社会 - 来源: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字体: . .

“临时工”之殇:活儿可以外包,权力不行!

国务院出台意见,规范辅警行为、保障辅警权益,让公安机关的“临时工”有了确定身份。然而,在其他领域,还有不少“临时工”面临身份、职责与管理的多重尴尬。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需要改革的魄力和智慧。

资料图

“临时工”问题 不能简单归因于身份

“临时工”古已有之,而今是计划经济的遗留产物。更准确地说,在法律层面上没有“临时工”之说,只是对编制人员区分管理的笼统称谓。抛开概念,从现实出发,问题比较突出:“顶缸专业户”“事故主人公”“遇事替罪羊”……这些贴在临时工群体上的身份标签或许能粗略地勾勒出部分景象。然而,

临时工在使用上的“无处不在”与遇事担责上的“纠缠不清”,肯定不能归因于简单的身份认知。

事实上,临时工群体既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不堪”,也没有实际中的如此“必需”。

所谓“存在即合理”,在临时工现象上有一定说服力。毕竟,很多单位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编制承担着21世纪的工作,人员供需失衡是现实矛盾。鉴于此,聘用临时工能解决部分问题,他们在相应工作领域发挥的作用,也要肯定。正如前不久,四川乐山一名协警制止一名狱警违停,因为身份而被“鄙夷”,但这种履职行为“永不临时”。

2016年11月10日,四川乐山一名协警制止一名狱警违章停车时,该监狱民警对交通协警言语间充满了鄙视,“我的警号查得到,你的查不到”“我拿七八千(工资),你拿两三千”。

问题是,在一些单位,“闲人喝茶,临聘干活”的现象多发,临时工没有权益、待遇、福利,只有干活、效力、责任。不禁要问:哪来那么多临时工,正式工去哪儿了?显然,如果事务、岗位、人员等要素不能有效匹配,临时工泛滥只会让一些资源浪费、另一些资源闲置。此外,

因为门槛低、保障少、管理松等,不免会导致一系列的衍生冲突。

选人用人要制度化 法制化

这是人的问题,更是体制性问题。

就“人”而言,越是基层、越是执法单位,临时工越多,越是矛盾冲突的“高发区”。但如果能够在招录、使用、培训、管理、考核等各个环节都把好关,也能“防患于未然”。不过,这样能治标却难治本,关键在于破除机制性障碍,尤其是双轨制用人模式。一方面,尽快从法律和规范上给在岗的临时工以权益保障;另一方面,加快编制内外人员的并轨工作,实现同岗同责、同工同酬。换言之,

即便部分工作、人员可以“外包”,公共权力及政府权威决不能“外包”,需要在选人用人上制度化、法治化。

浙江桐庐城区,交警、辅警现象执法。资料图

政府部门尤其是执法部门大量使用临时工,本就是件不幸之事,根本上也是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就履行公共服务职能、提供公共产品而言,哪些可以下放给市场,哪些需要收归政府,哪些有必要让渡给社会,哪些可以“合并同类项”,让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社会的归社会、个人的归个人,

简政放权、财事权一致才能实现岗与人统一、供与需统一、权与责统一。

有人说,何时能同工同酬,何时就算迈向了文明。此意虽重,但在提醒有关单位和部门:“铁打的政府,流水的人员”,

公共权力别因临时用人而丧失应有的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