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无处安放的善心:大陆慈善为何屡遭诟病(图)

17 阅 - - 社会 - 来源:乔克博客
字体: . .

北京时间11月29日至30日,大陆网友的微信朋友圈被一条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网文刷屏了。文章说的是一位父亲的孩子得了白血病,他心急万分,于是和某家理财机构合作,在该机构的微信号上将有关罗一笑小朋友的文章整合在一起,每有人转发一次该公司就会给罗一笑小朋友捐一元人民币(1元约合0.145美元)。

“罗一笑白血病事件”转爆朋友圈,深圳民政局迅速介入(图源:网络)

一天之后,事情出现了逆转,质疑声主要认为此事是一次带血的营销,而众多网友把矛头了指向罗氏一家,特别是罗一笑的爸爸,该网文的作者“罗尔”。随后,罗尔对《北青报》的记者澄清,这不是一次营销,但他透露,收到的捐款大概有200万人民币左右——“200万可能是有的,但捐款的具体数目还在统计中。”

如今,无论事件向什么方向发展,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孩子真的病了,治疗的费用真的够了。到底真相如何,还有待深圳民政局的调查。

自今年以来,大陆互联网出现过多起假慈善事件,大多都以情怀开始以狗血告终。把大众消费变成慈善事业,也许是一个新尝试,可是,产生的问题远比善果多。

慈善是公器,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很重要的一种手段。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慈善作为一种公众资源,是有限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里写道:“我去跑各种各样的证明,盖各种各样的章,办笑笑的大病门诊卡,申请小天使救助基金。这以前,我不想占政府的这些便宜,一分钱都不想占。现在我也不想占,我只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笑笑,爸爸正竭尽全力,你一定要等着我。那些手续办下来,至少需要两个月,笑笑能等上两个月,就一定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罗尔认为申请政府资助太麻烦,抱怨政府慈善低效,击中了读者敏感的神经。以红十字会代表的官方慈善机构自“郭美美事件”后就失去了人心,人们普遍认为“靠红会不如靠自己”,以致于民间慈善大行其道。只不过,“朋友圈的慈善”通常难辨真伪,人们没有办法判断善款是否给到了最需要的人手上。

慈善需要一个专业的团体来操盘,比如NPO。所谓NPO,即非营利组织正成为民间公益的主体,就是指为公共目的而设立的,其利润不分配给其成员和管理人员的社会组织形态。在如何处理政府与NPO的关系问题上,各国表现不一,发达国家政府往往愿意同NPO合作,利用其潜在的巨大力量来推动社会公益事业开展、减轻政府的负担。

就NPO组织而言,中国大陆目前主要存在三种公益组织,一是具有非营利社团法人性质的社会团体法人,二是具有公益财团法人性质的基金会法人,三是传统的事业单位法人。事业单位由于其政府背景和国资背景,致使其身份与民间团体明显存在差异,身份有别,待遇于是不同,突出表现在税收、行政费用给付、各种优惠政策等方面,再加上事业单位与政府千丝万缕的联系,已成为凌驾于另二者之上的“特权阶层”,其效率低下、耗费巨大也常为人诟病。

NPO实际上是西方流行的市民社会的概念,一般来说,市民社会指的是在个人同国家政府之间,有众多的自愿结合的社会组织,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络结构,成为国家同个人相联系的中介。市民社会中的各种组织将单个公民动员起来,结成利益共同体,既阻止国家权力的过分扩张和对个人权利的侵犯,又在政府功能薄弱的公共领域起到补充和协调的作用。

在美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国家的职能是保护和促进整个社会的公共利益,商业集团致力于增进个人的经济利益,而市民社会的功能则关注于社会中各个特殊群体,尤其是弱势群体的特殊利益,体现他们的价值和目标。用一句通俗的话讲,就是市民组织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正因为切关自己利益,美国才有了2,000多亿美元的公益捐赠。

但在中国,要实现这一切,暂时还很难。大陆公益慈善发展现阶段最突出和重要的问题有三类:首先是公益慈善发展的主体能力、机制和人才不足,主要集中在公益组织身上,从其发育程度上看,总体上还不成熟,公益组织的能力欠缺,治理结构和运作机制不完善,各层次特别是管理层和项目运作层面的人才不足,专业水平低。其次是公益慈善作为一个领域或行业的系统生态链尚未形成,其内部的结构、秩序不清,缺少伦理和道德支撑。第三类问题是公益慈善发展的外部环境不够好,法律制度体系建设滞后,相关的体制改革推进缓慢,缺乏积极包容的公益慈善文化环境。现在比过去人们更关注公益慈善了,但积极参与的人并不多,以公益慈善为业、为职、为生的更是少数,并常常得不到理解和支持,谈公益就谈不得高薪,谈慈善就不能提成本,一些媒体喜欢对公益慈善吹毛求疵,这样的苛求不利于公益慈善的健康发展。

即便如此,还是想提醒一下那些不想麻烦政府和组织,而企图麻烦朋友圈的人们:当一件事情发酵到全民的程度,你的任何一点瑕疵,你件事任何一点值得怀疑的动机都会被吃瓜群众无限放大,最后变成你无法控制的漩涡反噬你。

还有在背后做推手的创业者们,可能你们觉得公司品牌的意义就是让自己的公司被更多人知道。现在,全中国的人都知道了贵公司的大名,遗憾的是,人们都认为你们是骗子。营销不能仅仅考虑轰动性,还要有基本的商业伦理担当。支付宝刚刚示范了大数据的错误玩法,这款“国民级”应用还向全网道歉了。作为当事人,你们难道不应该出来交代点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