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罗尔,你该站住了(组图)

21 阅 - - 新西兰 - 来源:新西兰移民家园
字体: . .



想必这一天内,各路澳洲留学党的朋友圈也“遭殃”了吧!那就是被《罗一笑,给我站住》一文给刷版了!然而,要狠狠打脸的是,这篇文其实背后是个“带血的营销”…


想必这俩天,从国内到澳洲,都被。。。


《罗一笑,你给我站住》


给刷屏了吧。。。


澳洲留学党们,也纷纷转发了以下内容:



这篇文章说的是:


深圳本土作家罗尔5岁多的爱女罗一笑,被检查出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医疗费每天1至3万。父亲心急如焚,但他没有选择公益捐款,而是选择"卖文",大家每转发一次,小铜人公司向罗尔定向捐赠1元;截止11月30日零时。文字的力量,可以带来温柔的感动。


其实并不否认这个病确实很可怕,也挺同情这么一个孩子。可是,用这个孩子来做“带血的营销”就是作为父亲的不对了!


而这次事件,真的就是这么一个带血的营销!


看完罗尔的背景,你就会感到什么叫愤怒!



罗一笑父亲罗尔实际上夸大了用词,日均消费仅5000左右,社保还报销了80%以上,目前总花费11万。背后的公司炒作而已!



还被曝,罗尔在深圳有3套房子之多!



而且还抛弃了前妻和孩子,背后的小铜人公司是出版届的。



未婚先孕,自导自演。



这一切是不是看得让人无语。。。


而且每天转发一次能得到钱,他还得到赞赏!赚钱都是双份或者几倍的,别人还给他发红包!


其实钱早就够了,而且咱不信一个深圳老作家领导,夫妻两个人没点存款?不舍得花是吗!关键最让我气愤的是,中国人民群众帮你,你最后谢的是耶稣,你咋不先谢谢大家?




大家理智看待!理智转发!咱们的爱心不是来消费的,


根据以上整合来看,罗尔本人是拥有超过3套房产。并且非常有实力的一位作家,如此的作家,为什么丝毫没有动卖自己的家产而是立即开始卖文众筹?


我们三线城市作家都不止那么点钱!爱心有限,真不希望出现“爱心彭宇案”!


如果看完以上,你还是不确定真假,不如看看以下罗尔最新写的文章:



《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


2016年1月,我主持的《女报?故事》停刊,我一下子成了闲人。


2月29日,我在老友网络大侠庞祝君的指点下,学会了玩微信公众号的基本动作。我没想玩出多大动静,只是想把自己多年来的旧作在微信上做一个梳理,先后整理出了两本书,一本是热血派系列《那些义盖云天的人儿》(即将由海天出版社出版),一本是情爱小说集《亲爱的爱》(正寻找合作方)。玩了大半年,虽然也出了10万+的文章,但公众号一直不温不火,粉丝不足一千,新出文章,也有人赞赏,每篇能收获几十块、几百块,赞赏者大多为朋友(不是朋友的,赞赏多了也成了朋友),让我感觉很是惭愧。


9月8日,女儿笑笑查出了白血病。最初的慌乱之后,我开始了真正的原创,记录我们一家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文章惊动朋友圈,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我的公众号关注者也逐日上升,突破了一千,又突破了两千。文章赞赏金也收获颇丰,到9月21日,关于笑笑的几篇文章赞赏金已达32800元。意外的三万多块钱,总让我觉得是“横财”,揣在怀里总有不得安宁的感觉,于是,我做出一个决定,捐出30000元给10个白血病患儿,只留下2800元给笑笑做治疗费。我的目的有二,其一、弘扬基督教基本精神,爱人如己;其二、充硬汉,向关心我的亲友显示,我还没有被白血病打倒。


现在回头看看,我的“壮举”有些幼稚、有些可笑,自己正焦头烂额,却硬着头皮充好汉。大部分朋友表示不满,我们给你的钱是给笑笑治病的,你为什么要用来做秀?因为反对声音太强烈,在捐助四个白血病患儿12000块钱之后,我暂停了捐助活动。


11月23日,笑笑第二次进入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笑笑生病以来,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慌,写出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从文章的角度来看,这篇千字文写得很乱,简直语无伦次,但这篇让我露怯的文章,牵动了读者的同情心和爱心,引起了意想不到的哄动,赞赏金如大雨倾盆而下,居然达到了每天五万块的上限。


许多朋友建议我用流行的众筹、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一个多月以前,德义基金主动找我,要为笑笑发起筹款活动,我感觉自己还撑得住,也不想去抢占有限的公益资源,就把机会让给了其他患儿。现在,我真的不得不去网上筹款吗?犹豫再三,我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有没有必要“出此下策”?商量结果,不搞。


第二天下午,侠风让我去他的公司喝茶,我赶过去,才发现老友刘平石和杨格也在。我们四个是牌友,自称“深圳四大天王老子”(四个父亲之意),常常凑在一起玩早已没人玩的“三打哈”。这一回,侠风把我们召集起来,加上小铜人美女CEO李小跳,是来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的。我们商量的结果是,由侠风整合我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块钱,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四大天王老子中,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愿意以这种方式帮助笑笑,我也很有面子,就同意了。


笑笑系列文章,我写了两个多月,最多的一篇阅读三千多次,转发一百多次,侠风的重新整合,就算翻十倍,他也不会损失太大,我并没有太在意。


星期日,我上午在教会礼拜,下午把手机落在单位办公室里,侠风、平石、杨格和小跳他们讨论稿子的事儿,我一直没参与。等我发现手机落在单位,返回去取时,文章已成形。哥几个联系不到我,急坏了,只怕我出点什么事儿。我终于出现后,且惊且忙,匆匆掠一眼侠风整合的文章,同意发稿。


没想到,我平日里匆匆草就的文字,经侠风加工后,竟酿成了网络大事。


不到半天,赞赏金抵达五万上限,赞赏功能暂定。阅读量突破10万。


午夜过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上限。微信后台慌了,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阅读量突破100万。


P2P观察赞赏达到上限后,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找到我的公众号,让我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上限。两边都不能赞赏后,读者又找到我的微信号,加我为好友,直接给我转账。微信后台发现加我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我就给我钱,不让我再加好友了。朋友们赞赏不了,也加不了我的微信给我发红包,不得不辗转托朋友的朋友,才能把钱交给我。


我两千多关注者的公众号,一跃成为拥有四万多粉丝的大号。


就像一个只有一亩三分薄地的农民,突然成为拥有良田百亩的地主,我一时不知所措。


从前我的公众号,来来往往的就那么几百号人,连回复留言带感谢赞赏,我一个多小时可以搞掂。如今,打开公众号,留言上千条,赞赏几十页,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要去医院探望笑笑,还要接待来探访笑笑的朋友,还有记者,我连浏览一遍留言、看一遍谁在给笑笑赞赏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有些微信红包我都来不及收取,沉底了。


许多的留言我看不了,许多的恩情我感谢不了,许多的钱我数不清楚。


马上又要去医院看望还在抢救中的笑笑,我只能草草写下以上文字,感谢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


罗尔这么说,是在变相道歉吗?


从上文已经很明显可以看出罗尔的歉意,是否在变相对自己的行为道歉?唤醒最后的一点良知呢?


网友也是骂声一片:



骂归骂,还是要祝福笑笑能够尽快成长康复。



请别再拿大家的同情消费。


现代人最后的一点善良,需要大家来守护。


罗尔,你该站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