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今日,ISIS通过自己的媒体声称在前一天制造了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校园袭击案的索马里裔学生是该组织的“战士”


如今的美国,恐怖袭击已经侵入了校园。嫌疑人用刀和车子就能制造惨案,校园安全形势十分严峻。


那么当恐怖袭击发生时,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就在俄亥俄州立大学(OSU)遭到校园袭击后的第二天,学校似乎恢复了往常的秩序,学生们开始正常上课。很难想象,一天前,这里曾发生过如此恐怖的事情。



虽然该事件并不是一开始所传的多人作案以及向人群扫射,除了袭击者以外,也没造成其他人员死亡。不过该事件造成11人受伤以及对学校学生造成的心理创伤,很难让人们的心情平复下来。



袭击者Abdul Razak Ali Artan是一名18岁的索马里裔难民,刚刚转到OSU就读物流管理专业。他于2014年从巴基斯坦进入美国并就读Columbus State Community College,今年刚刚以优等生的身份取得了学位。




今年八月,Artan在接受校报采访时,他这样说道:“不知道人们看到穆斯林在公众场合祷告会作何感想,也不知道人们会因此做出什么。”



谁都不曾想到,几个月后,他竟然开车撞向了人群,举起屠刀,挥向了自己学校的同学们……


虽然现在警方还在继续调查袭击者的犯罪动机,但是他的索马里难民和穆斯林的身份以及曾经生活于巴基斯坦的经历,不禁让人怀疑这可能是一场恐怖袭击。



根据CNN的最新报道,Abdul Razak Ali Artan此前有受到ISIS以及也门基地组织分支首领安瓦尔·奥拉基的影响。



警方发现,Artan曾在Facebook上提到安瓦尔·奥拉基以及ISIS组织最近在线上杂志所鼓励的袭击方式。但现在还没有证据证实袭击者与任何恐怖组织有过联系,也无法证实这是否是一次独狼行动。目前,警方正在对其电脑和手机进行检查,并与其亲友联系,试图锁定其犯罪动机。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伊斯兰国组织目前已经宣称对此事件负责,并称该袭击者为“战士”。虽然伊斯兰国组织的这一举动依然无法确定袭击者与该组织的联系,但大大增加了该事件为一起恐怖袭击的可能性。




恐怖袭击

不太平的2016年




1月7日,晚上11点左右,费城一名警察在巡逻车中遭到持枪歹徒袭击,歹徒连开11枪。该警员在左臂被击中三次的情况下予以还击,将歹徒击伤,歹徒随即被捕。


该名歹徒名叫Edward Archer,30岁,他告诉警方这一袭击是为了效忠“伊斯兰国”。警方称这次袭击是一次单独行动,使用的枪支是三年前警方失窃的枪支。



2月11日,同样是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30岁男子Mohamed Barry闯进一家餐厅,用弯刀砍伤四名顾客后,准备袭击警察时,被警察击毙。经调查,这是一起独狼恐怖袭击。



6月12日,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一家同性恋酒吧发生一起大规模枪击案,造成包括枪手在内50人死亡,53人受伤。这是美国自911以来遭受的最为严重的一场恐怖袭击。这场恐怖袭击的行凶者为29岁的美国公民Omar Mateen。他在袭击前曾宣称自己响应IS的伊斯兰圣战号召。IS后发表声明,宣称对此事负责,并追封奥马尔为“战士”。



9月17日,明尼苏达州圣克劳德市,原籍索马里的一名美国公民Tahir Adan在一家商场内挥刀刺伤8人,并高喊“真主安拉”,随后被一名未在执勤的警察击毙。事件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宣称对此事件负责,与OSU的袭击者一样,该事件的袭击者也被成为“战士”。



同样是9月17日,纽约市曼哈顿切尔西区发生爆炸,造成29人受伤。随后警方后在不远处发现了第二枚爆炸装置。而仅在事发前数小时,不远处新泽西州的一场慈善长跑比赛上,也发生了一起爆炸,但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两天后,警方与嫌犯——28岁的美国籍阿富汗移民Ahmad Rahami在发生交火后将其逮捕。纽约市市长白思豪、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均将这起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





恐袭发生时

我们怎么办?






祈祷世界和平成了很多人吹灭生日蛋糕前的愿望,但近些年的世界却偏偏不太平。恐怖袭击、种族冲突、警民冲突,难民危机频发…


每当平静的生活被这些突发事件打乱时,我们除了祈求它不再发生或不要降临在我们身上,更要了解如果有一天袭击的枪口或屠刀对准你时,我们该怎么做?



昨天OSU发生的校园袭击事件相信对当时亲身经历的小伙伴们来说还历历在目,感叹自己逃过一劫后,很多人也意识到原来这些突发的袭击事件离我们并不遥远。当它们发生时,了解一些必要的逃生自救方法或许可以保命甚至拯救其他人的生命。昨天,我们的小编总结了遭遇枪击案时,美国国土安全部门提供的几大保命原则:Run(跑)、Hide(躲)、Fight(反抗)。(美国俄亥俄州立校园恐袭事件11人受伤,嫌犯为索马里难民,开车碾压人群)




遭遇枪击案后,第一选择就是赶快离开现场,门、窗都是逃生的重要出口。如果逃不掉,找到合适的躲藏地点等待救援人员也十分可取。一旦不幸和袭击者正面遭遇那只能选择反抗。


除了这些,还请记住以下几点:



在人群聚集处或公共场合时刻提高警惕。请时刻记住,这些突发事件离你并不遥远。巴黎恐袭发生时很多人刚开始是以为烟火,并未联想到是枪声,而因此错过逃生时机。因此,当前往人去聚集处参加活动时请时刻提高警惕。此外,来到公共场所请先找到逃生门或紧急出口,别嫌麻烦,也别觉得多余,关键时刻“多余”的举动会救你一命。



迅速反应。突发事件发生时,很多人都会不知所措,这很正常。有数据称,仅有15%的人能立即做出帮他们逃生的决定,75%的人会在原地不知所措,还有10%的人会做出不利于逃生的行为,甚至妨碍他人逃生。还请记住,互帮互助能增加逃生几率。


袭击事件发生后,要做的还有很多。


逃离险境,值得我们庆幸,但请记住还有一些事情我们也必须要做。



留学生小伙伴,请拿起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身在国外的你,一举一动都

牵动着父母家人的心。通讯如此发达的时代,家有留学生,所有父母比你都要关注国外的新闻。你所在的国家发生任何事情在他们心中拐上80个弯都能联想到你,有一种爱叫“X国很危险”。尤其是规模较大的袭击事件发生时,瞒也瞒不住,打一通电话,平静地告诉父母:“我很好,没事,请放心”。




请留心学校的通知。波士顿爆炸案后,警方立即搜寻嫌犯,地铁和城铁全部停运,学校全部停课,公交、出租车停驶。一般规模较大的袭击事件发生后,尤其是校园袭击事件,学校定会及时更新最新消息,提醒学生是否停课、何时复课。留新学校的及时通知,遵循相关规定,避开危险。本次OSU袭击事件发生后,官方也一直通过短信、邮件、社交媒体等方式不断向在校师生更新情况。并要求躲避相关区域,并按照警察的指示行动。


不做谣言的传播者。通讯发达的今天,消息传播的速度之快令人无法想象。我们甚至不知道看到的、听到的、说出的消息是真是假。当很多权威主流媒体都拿不准消息的准确性时,社交媒体也要时不时来搀和一下。





波士顿爆炸案,除了CNN交上了近些年最差的一份答卷,还有很多人在Twitter上Reddit上散布谣言,称凶手已被抓到。我们可能无力阻止谣言产生,但或许可以让谣言在这里停止。不转发、不散播未经确认的消息,以免引起恐慌。



“他们”不是他们


OSU袭击案发生后,很多新闻机构和社交媒体最开始都在按照枪击案进行报(shooting),微信朋友圈也纷纷转发“俄亥俄州立发生枪击案”、“凶手为两人”、“凶手随机射击学生”的消息,而后来证实这是一件校园袭击事件而非枪击案,凶手是独立作案。



枪击案发生后,很多报道将注意力集中在凶手的难民身份和穆斯林背景上。还有很多人认为OSU的袭击事件再次证明了“特朗普要限制穆斯林入境”的说法极为正确。“Somali refugee”的热度似乎超越了袭击本身。当然事后已经证明了凶手的确是效忠ISIS,但先入为主的想法已经一些人脑海中根深蒂固。“突发事件一定是恐袭”,而“恐袭一定与难民或穆斯林有关”,因此可得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的说法。


11月29日,一篇名为《Donald Trump Supporters Say The OSU Attack Proved Him Right, Which Is Both Wrong & Racist》中这样写道:“一位难民的施暴行为并不意味着甚至不能暗示难民群体比其他群体更容易实施暴力行为….OSU袭击只是一个个例…过于笼统的概括让我们深受其害,在这件事讲就更加糟糕了,因被他被用于一个特定的群体——外国人、移民、穆斯林,如果你认为OSU袭击事件意味着穆斯林是一个根据危险性的种族,那么去年的查尔斯大屠杀的凶手是一个白人,那么白人也是暴力危险性性更高的群体吗?


是不是伊斯兰和伊斯兰国的不同要在每次突发事件后都要再普及一下,是不是真的有一天所有人会知道“他们”不代表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