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被遗忘的左派 法国大选极右派和右派的角逐(组图)

18 阅 - - 国际 - 来源:泮斯年博客
字体: . .

此前民调中一直不被看好的法国共和党候选人菲永(François Fillon),在11月27日的右派与中派联合初选的第二轮投票中,以66.6%的高支持率,成功逆袭。由于现任总统奥朗德政绩不佳,左派争议持续分裂,2017年5月的法国总统大选最后的角逐将很有可能在右派和极右派之间展开。因此,此次初选吸引了众多媒体和民众的目光,其获胜者将很有可能成为下届法国总统。而菲永的胜利,也被法国媒体描述成,“菲永火箭已经升空”,并进入爱丽舍宫轨道。

在此次党内初选中,菲永意外击败本是民调冠军的法国前总理阿兰·于贝(Alain Juppé),相较于菲永此轮的高支持率,于贝的支持率在第二轮大选中仅为27.8%。虽然,于贝在第一轮竞选中一直遥遥领先,但他那相对温和的社会和经济政策并不能让法国的右派选民们感到满足。法国人民需要的是改革。此外,菲永的领先,成为了对抗“国民阵线”极右派候选人勒庞的最佳人选(Marion Maréchal Le Pen),随着勒庞支持率的提升,法国主流政党,正组成“共和阵线”,以抑制“国民阵线”的得势。

国民阵线,法国极右派候选人勒庞参加法国大选(图源:VCG)

在左派势力混乱的情况下,人们对于法国大选的关注点早已不是左右之争,而是选择右派,还是极右派。菲永一直强调对“多元化”的反对,提倡应该“分享文化”,而法国对非洲的殖民也被其称为“是分享文化的一种方式”。在医保上菲永提倡“去国有化”,反对同性婚姻领养,以及裁减50万个工作岗位。在国家建设上,菲永也如同特朗普“使美国重归伟大”的口号一般,表示“法国需要尊重和骄傲”,并承诺将法国建设成欧洲之首的顶级强国。

菲永与极右势力在许多政策上存有共通性,而在这一点上则拉拢了不少极右翼选民,但传统右翼对极右势力的回归依旧保持强烈的戒心,又期待能够有相对强硬的右翼势力上台,以正兴法国。因此,菲永此次的获胜,可以说是顺应了时事,是当前在排外主义、保守主义和极右势力之间徘徊的产物。

正如同美国和欧洲其他西方大国一样,法国的左派势力正在逐渐消退。法国《回声报》就发表文章称,“一架火箭升空了,另一架却在自我毁灭。”右派正走向政权轮替与取而代之的道路,左派却沦落完全相反的道路,面临爆炸。2016年11月27日,右派和左派从未显示如此完全相反的状态。而《解放报》在再头版再谈古巴革命中,在卡斯特罗的大幅背光图片的上方搭档的使用了“弗朗索瓦·菲永”,最伟大的领导人,这样的标题。(最伟大的领导人,是卡斯特罗的称号)

菲永将代表右派和中间派参与法国大选(图源:AFP/VCG)

从英国脱欧、特朗普的当选,再到菲永的出现,以及欧洲极右翼势力政党的全面得势,世界格局整体右倾的现象已经形成。除了法国的“国民阵线”外,匈牙利的“更好的匈牙利运动”,希拉的“金色黎明”,奥地利的“自由党”,荷兰的“自由党”等极右翼政党都在短短的时间内崛起或成为主流政党。如今的世界,面临的已经不是保守主义、孤立主义、排外主义的回潮,而是如何在右倾的道路上控制右倾的过度化,使得法西斯主义卷土重来。

随着全球经济的疲软,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西方的普世价值正在逐渐坍塌。被颜色革命席卷的第三世界也处于混战中,而西方民众因难民潮和贫富差距的加大,开始的保守主义回潮在未来必将从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世界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