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CNN消息,周二,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团队的一名官员表示,川普提名赵小兰(Elaine Chao)为新任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曾任美国第24任部长,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


川普团队预计将于周二下午宣布这一消息。


台北出生的赵小兰在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过劳工部长(2001年到2009年),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担任该职务时间最长的人。1993年,她与共和党议员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麦康奈尔目前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


今年9月,赵小兰与一些小布什政府的高官宣布支持川普。


1989年到1991年,赵小兰还在老布什执政时期担任美国交通部副部长。她在1991年12月任美国和平队第十二任队长,离职后应聘到联合基金会出任会长。

赵小兰成为交通部部长后,将能够帮助川普在国会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支出提案。她和丈夫麦康奈尔在川普实现增加基础设施建设的目标上,是十分重要的人物。


赵小兰履历:

赵小兰(英文名Elaine Chao),美籍华人。

1953年生于台湾台北,祖籍上海嘉定。1961年随父母移居美国。

1975年毕业于曼荷莲女子学院主修经济。

1979年获哈佛大学企业管理学院硕士学位。她还曾在麻省理工学院达特茅斯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学习。

1984年至1986年任旧金山美国商业银行国际金融副总裁。

1986年弃商从政,任美国联邦政府交通部航运署副署长。

1988年任联邦海事委员会主席。

1989年任美国交通部副部长。

1991年12月任美国和平队第十二任队长,离职后应聘到联合基金会出任会长。

1993年2月与美国联邦参议员麦康纳尔(McConnell) 结婚。

1996年她辞联合基金会出任会长职务,以帮助其夫竞选联邦参议员。

2001年1月11日,当选总统乔治?布什提名赵小兰出任劳工部长。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同时也是内阁中的第一位亚裔妇女。


美国华裔政治地位难题:五大问题剖析


14年美国华裔似乎迎来了好日子。先是加州为1882年排华法案,向华裔公民道歉,东西两岸的华裔社区群情鼓舞,纷纷认为这是华裔在美国社会地位上取得的历史性进步,甚至整个亚裔社区都与有荣焉。


可事实真的有这么乐观么?


华裔的内部问题


1、因为中国地理上属于亚洲,所以华裔自然也是美国亚裔社区的一份子。但亚洲幅员广大,各个区域之间差异极大,所以各个亚洲国家的移民在语言文化、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乃至生活态度上都有着巨大的差异。而在这个庞杂的群体中,华裔最为弱势。日韩裔来自美国盟国,阿拉伯裔美国人敬而远之,印巴裔和美国人言语相通,中亚裔则赴美人数太少加上也是穆斯林所以美国人也不会招惹。东南亚国家移民相对复杂,其中越南裔柬埔寨裔大多数是当年越战的难民,美国对其有负罪感,新马泰印尼裔地位则接近日韩裔,菲律宾裔是美国前殖民地人民,缅甸裔也主要以逃离军政府的难民为主。结果这么一筛选下来,华裔自然成了亚裔群体中最不受重视的一群人,因此才会在美国电视剧和电视节目上经常出现歧视侮辱华裔的言语。


2、更糟的是,华裔不仅和亚裔群体走不到一块,内部也诸多分歧。华裔有来自大陆的同胞,也有港澳台胞,东南亚移民中也有相当多的人祖籍是潮汕福建地区。政治上,他们和各自的行政机构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上受到各种互相矛盾乃至敌视的教育的影响,华裔社区内部就一直有着多地侨团互相竞争的传统。同一个省的侨民却会有分别隶属中国领事馆和“台湾经文处”的两个同乡会,此前加州历史最悠久的侨团因为改挂五星红旗更是引来不少争议。虽然大家都在异国他乡,明面上的斗争当然不会如在国内那边激烈,但私底下互相鄙视拆台的行为屡见不鲜。



3、除了政治原因,文化原因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最显著的就是我们熟知的南北文化冲突。历史上,广东福建移民历史悠久,唐人街曾经遍布粤菜馆,而如今随着华裔移民构成多元化,长江流域中原地区和东北地区的移民也明显增加,大家不仅把自己家乡美食带到了美国,也把国内的地域歧视传统带到美国,什么上海男人怕老婆北方人邋遢广东人什么都吃的老段子换了一个新背景继续在华裔社区到处传播。在国内大家都生活在一起,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而在美国大家处不好了就可以搬得远远的,结果导致华裔社区很难凝聚起力量。


4、相比其他移民社区,华裔移民社区还有一个教育水平和收入水平上的差距。华裔移民平均收入已经非常高,但内部贫富差距却极大。华裔移民有两个来源,一个是留学/工作/投资来美的高收入高学历群体,华人赴美炒房最热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X先生持有大量现金,急需投资,现金买房”的小广告。

而另一群体就是通过合法或不合法渠道前往美国的体力工作者,他们做着最辛苦的低收入体力工作,一天在远离华裔社区的中餐馆工作十几个小时,生活在周围看不到黄面孔的地方,过着又聋又哑的日子。很显然,这两拨人的政治诉求和经济政策偏好不可能一样。留学生群体很多成了共和党的铁粉,为啥?低税收,亲商业。而后一伙人却经常给民主党投票,何故?高福利,亲非法移民。这样两个派系虽然都是华裔,但根本拧不成一股绳。


5、华裔还面临一个忠诚问题。华裔和其他东亚裔一样都有深切的乡土情结,而且现在中国迅速发展,让不少海外华侨身在美国,却羡慕大陆的众多机会。这种两头跑的情况加上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的现状导致华裔入籍人数有限,也更难融入美国社会,自然在选举中没有分量,难以得到两党候选人的照顾。又因为中美关系一波三折,华人很难如犹太人同时对以色列和美国保持忠诚那样为中美两国效忠。这种艰难的取舍让华人里外不是人,美国人连在政治上信任华裔都很难,要为华裔权益斗争更是无从说起。


不热衷政治


不仅内部纷争不断,华裔也不善于运用美国社会的各种政治工具为自己所用。首先,华人对政治不是一般的冷漠。由于历史上各种因政治惹祸上身的经验,加上华人在美国秉承现实世故的生存哲学,历代华裔移民都和政治保持距离,以投身政治和公益事业为不务正业。


第二代移民读书都热衷扎堆商学院、医学院或者学计算机,学政治学和法律的寥寥无几。就算学了法律也是选修国际贸易、商业仲裁等来钱快的方向,对宪法、选举法感兴趣的华裔第二代基本是稀有动物。别说宪法那么高大上的,华人第二代连对做检察官法官的兴趣都不高。曾听历史上第一位担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的陈卓光说过华裔和东亚裔在美国联邦司法系统边缘化的感悟,而要不是奥巴马照顾华裔社区多提名了几个华裔法官,他恐怕还是整个联邦司法系统当法官的独一个。相比之下,印度裔读法律的就多太多了,投身政治跟对老大混的更是数不胜数。比如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就是印度裔,之前是纽约州联邦参议员舒默的幕僚长,现在因为打击华尔街成效斐然被观察家看做美国最有权力的人之一。



投身选举政治的华人就更少了。华裔因为是移民,在美国人生地不熟,不可能有本土美国人那样的人际关系网,所以搞政治出道只能在华裔社区,而且第一步必须得有钱。现在华裔的几个高级别的议员要么有自己的产业,要么父辈有庞大的资产可以供他们烧钱,但有钱砸选举很多时候跟把钱丢水里没区别,没有几个人会舍得拿自己或者父辈的家业这样败掉。


不仅有志于选举的人少,指望华人去投个票支持自己也是难事。纽约州联邦众议院孟昭文当年担任州众议员争取连任的时候,在自己所在的华人社区居然只拉到九千多张票。而她的选区是西半球最大的华人社区,常住人口多达21万,一半以上是华裔,剩下是印度裔和韩裔。等她2012年竞选联邦众议员的时候,团队的数百名志愿者中最多的居然是印度裔,在华人社区各投票站居然都安排不出懂中文的华人翻译来帮助选民投票,好像同族裔的政客能不能选上和自己完全没关系一样。为这样的社区办事,华人政客就算选上了,他们也未必会给华人的利益代言。



在保护自己权益方面,华裔过于明哲保身胆小怕事。90年代洛杉矶暴乱的时候,面对前来打劫的黑人暴徒,韩国裔店主选择的是端起武器,自己组建武装巡逻队击退暴徒的袭击,还联络韩裔的协警来保护自己的财产。而这又是华裔做不到的,大多数华人店主遇到黑人犯罪分子的时候,更多选择给钱了事,这在成龙出演的《红番区》中有生动表现。


华人不仅连自己财产保不住,连自己孩子都护不住。美国学校霸凌问题已经全国泛滥,但面对其他族裔青少年欺负自己孩子的事情,曾听闻韩裔家长们带着棒球棒在校门口拦堵施暴人的壮举。面对施暴的黑人拉丁裔青少年,韩裔家长们轻则面斥其非,重则大打出手,而施暴者连报警都不敢。相比之下,华裔家长更信奉“孟母三迁”,采取“惹不起还躲不起”的策略给孩子转校转班,最多通过正常渠道向学校反映而已。


祖国强大了固然海外华人也沾光,但祖国也不是万能的,尤其对于已经入籍别国的侨胞而言。能否在异国他乡立足,华裔同胞们还需要增进团结,投身政治,拿起武器来捍卫自身权益。赵小兰成为第一位进入美国内阁的华裔,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端!